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拳王》(完)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拳王》(完)

    十一月一日,血检,尿检,测量身高、体重、臂展,然后随后抽签,次重量级拳手参赛十六位,按照阶梯式比赛规则,赢的上一步,输的被淘汰。

    “红方......王泽文,蓝方......吕亚飞。”

    抽签后,王泽文的对手正式确定,两人的座位不远,对视了一眼后各自散去,比赛将会在十一月七日,也就是这周周六晚八点准时直播。

    这几个他的状态非常不错,本就是天生的重炮手,再加上几个月的强化原始力量训练,一拳下去,沙袋被打的剧烈摇晃。

    拳馆也有一名重量级拳手参赛,但他在重量级这个等级里算是技术性拳手,并非是重炮手,见到王泽文一拳有这么大的力量,表情十分的羡慕。

    虽然荒废了六年时间,但天才依旧可以迅速追赶上天赋平庸的选手,用几个月的努力就能超越那些一直可以打上比赛拳手。

    战斗是仓促的,晚上一起研究了对手往期的比赛,进行钻研,或许王泽文的唯一优势就是没有打过mma的比赛,之前的踢拳比赛都已经是六年前的了。

    晚上九点研究完对手的视频,大家都回家休息,拳馆的灯被关闭,只留下了最后一盏黄灯,在灯光下,他带着白色的绷带,继续锤击沙袋,并锻炼自己的步法。

    ......

    十一月七日,比赛正式开始,摄像师们先进入了吕亚飞的训练室,他为电视机前的观众表演着自己的摔法和腿法,作为一个年轻的二十二岁小将,他迫切的需要表现在自己。

    而另外一队摄像师来到王泽文房间后,王泽文只是简单的在做热身运动,跳跳绳,保持身体状态,陪练员们则坐在一边观看,房间里的气氛十分压抑,只有脚掌下落和跳绳抽打地面的声音。

    比赛是第三场,量级越重,看点越足,除非是明星拳手,不然很少会有轻量级的比赛会放在重量级的后面。

    蓝方率先出场,王泽文固定着绷带,把拳套穿好,抬头看着直播的电视,原本五颜六色的灯光熄灭,然后变成璀璨的金黄,在现场八千名观众的呼喊下,吕亚飞带着小跑走出通道,身边的观众不断拍打他的身躯,让他的斗志更加昂扬。

    “王泽文出场!”

    红色小魔鬼牙套塞进嘴里,总教练,陪练员,靶师,营养师,下周才打比赛的金虎拳馆拳手们,十多个人全部起身,推开房门,走到地下通道里。

    拳手们扛着金虎的大旗,王泽文把金虎旗帜披在身上,摄影师们开始倒退,并不断拍摄王泽文的脸。

    出场音乐响起,王泽文突然停住了脚步,看了一眼身后的宋教练,这首《特斯河之赞》在六年前就是他的出场音乐,作为一个蒙骨的娃儿,在这一刻好战的血液被激发了出来。

    “愣着干嘛?赶紧走啊!”

    音乐声音很大,宋教推了一把王泽文,镜头下的王泽文眼神十分好斗,斗志昂扬,小碎步跳了两下,他大步的朝着会馆内前进。

    他有多久没有听到拳迷的欢呼了?两千零六十六天,再次回到场上的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他只是举起了肩上的旗帜,对着观众们举起。

    一只金色的大老虎,长着巨口,单单可以披着金虎的大旗,就是拳手的荣耀,因为这里诞生了太多优秀的拳手,是国内拳迷心中的圣地,十几年内,一直和其他几家知名拳馆争夺国内最强拳馆的称号。

    观众拍打着他的后背,用力不轻,但越是被拍打,他的状态就越高涨,今天,他要把对手的脑袋打的稀巴烂。

    进行检查,他摘下拳馆标志的棒球帽,双手一扯,运动长裤被脱下去,露出金虎的运动短裤,卫衣脱掉,滑料的背心脱掉,露出了精壮,且标准的搏击肌肉。

    把母亲去庙里求的香囊轻轻摘下来,双手合十夹在掌心,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睁开眼时,亲了香囊一口,交给身后的同馆拳手。

    双手成拳,两根食指单独伸出来指着天,抬头望着天花板几秒,最后双掌拍了拍胸部,张开手臂让裁判检查护具是否佩戴齐全,检查是否带有硬块违规武器,最后眼眶,嘴角涂抹凡士林,他迈着大步上了场。

    地面是前两场比赛留下的血液,看来打的很凶,整个拳台到处都是,脚掌在沾满鲜血的地面上蹭了两下,来到一角静静等待。

    主持人念完两人的资料后,离开了八角铁笼,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八角铁笼被关闭,比赛正式开始。

    两人对了一下拳头,再几次互相击打后,王泽文大概了解了对手的拳头有多重,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被释放,动作便的越发有张力。

    一分十七秒后,他精准的躲过对手的拳头,王泽文的踢拳实力毋庸置疑,标准的踢拳高鞭腿抽在了对手的下巴上,对手直接倒地,他迅速的下伏补拳,一肘狠狠的砸在对手的下巴和脖颈上,对手被砸的脖子拧到一个恐怖的角度,开始抽搐,双腿不断抖动。

    场内传来惊呼,害怕王泽文在他们面前打死了人,但王泽文根本没有想那么多,跨在八角铁笼上,伸出双臂享受着这场胜利,至于死人?是不可能的,但对手也直接带上了脖套,被担架抬走。

    休息了一个月后,他再次迎战,赛程就是这样,高强度,高压力,受伤严重的话,就算你赢了,下场比赛你打不了,就算对手自动晋级,这次他的对手很强,也是在美帝打拳的职业选手,今年回国参加比赛。

    这场比赛他又赢了,但是短板了暴露无疑,地面技术粗糙,毕竟只练了四个月的地面技术,跟有着摔跤耳的老手们比不了,他被对手压在地上狠揍,直到第三回合用站立技术击倒对方。

    但他也已经浑身是血,眉角开裂,流出大量血液,对手不断朝着伤口攻击,导致眼睛迅速淤血,肿的很高,万幸的是伤口没有大问题,下场比赛依旧能打。

    第三场比赛,迎战国内老拳手,技术不错,步法很油,但是拳头很轻,基本靠点数取胜的货色,被王泽文重拳击打肝脏部位,引发剧痛倒在地上,被王泽文补拳打到休克。

    他就这样晋级到了总决赛,并且拥有了不错的人气,国内的搏击文化虽然不高,但这次比赛的宣传力度很大,现场的售票价格也不高,不少喜欢热闹的外行人也不介意花点钱来享受一下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喝着啤酒,看着拳手们血洒拳台,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

    直到他碰上了最后的对手,mma次重量级世界冠军薛勇,三十一岁,拳击转mma,站立技术强悍,超级重炮手,地面技术全面,双臂力量很大以至于他可以轻松绞杀对手。

    王泽文觉得自己赢不了,一个是六年没打拳,重返拳台的拳手,另外一个是如日中天,实力配得上名气,在国外都有海量粉丝的明星拳手,他似乎没有胜算。

    于是他不自信的毛病又犯了,当他觉得自己赢不了的时候,他的信念就非常的低迷,思想变的脆弱,在酒店称重的时候,他跟薛勇对视时,遇见了薛勇的挑衅也选择了无视,而不是回击回去。

    他怂了,但是很多人都表示了理解,甚至包括喜欢王泽文的粉丝,毕竟是薛勇啊,绰号颅骨粉碎机的冷血杀手,地球上最完美的徒手杀人机器之一,这次王泽文能跟他打比赛都已经算是荣誉了。

    但有人不能接受,宋教练就不能接受王泽文的软弱,比赛当晚在训练室大发雷霆,对王泽文动起了手,怒斥赶走了摄影师,以至于每场比赛前必须插播的后台画面都被节目导演给切换了。

    “别自卑,好吗?你可以的,你可以打不赢这场比赛,但我希望你能打赢你自己,就像六年前一样,我不在乎这场比赛的输赢,但我相信你会在乎,依旧有人会在乎,打死台上那个狗娘养的,或者你被打死在台上!你母亲找到我,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知道,她不会把关心放在嘴上,但她告诉了一句你应该从来没听过的话。”

    “她从来没怪过你,她爱你。”

    这句话一说出口,荧幕前的观众突然心里就是一堵,有些陪男友看电影的女孩瞬间泪崩,电影院内响起了淡淡的抽泣声和擦鼻涕的声音。

    当国外音乐人拳迷为薛勇制作的出场音乐《let it burn》(avatar演唱)响起时,王泽文眼中也没有恐惧,他只想好好打一场,给临死前还在念叨着要去看儿子比赛的母亲打一场。

    检查完毕,上了拳台,主持人念完资料,裁判宣布比赛开始。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小子。”

    “好啊。”

    第一回合或许是薛勇有些轻敌,居然被王泽文击倒,坐在地上,但比赛没有结束,因为王泽文不敢跟他玩地面,被他绞住,就自己这个垃圾地面技术,肯定得被捆死。

    但第一回合的薛勇依旧是被动的,他的眉弓开始流血,裂开一道非常明显的伤口,直到第一回合结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被王泽文压着打。

    可第二回合,比赛就回到了原有的轨道,王泽文的眼角,鼻子,嘴角都被打出了伤口,流出大量的血液,但这是源于他被缠到了地上,被薛勇用肘不断砸脸导致的。

    实际上两人的站立技术并没有多大的差距,而且都是重炮手,都有互相被ko的可能,所以打的相当谨慎,基本没有太多的重拳出现。

    而薛勇的策略就是靠地面给王泽文拖死,无奈王泽文实在太过耐打,整个人浑身上下全是血,也沾满了拳台,有时踩在地面的时候都打滑。

    而薛勇也受伤不轻,王泽文不断攻击他的伤口,其实血也不少淌,俩人打成了血葫芦,看的影院里的妹子都闭眼睛不敢看了,场面的血腥程度,一般的姑娘们已经接受不了了。

    直到第三回合,王泽文已经脱力,地面会消耗大量的体力,而且他一直是那个像迅速摆脱地面的人,消耗远比薛勇高,哪怕第三回合休息了一会,他还是打摆子,双腿发飘。

    最终力竭,伸出拳头时拳速变慢,被薛勇躲过,随后迅速下浅贴近王泽伟,非常标准且力道凶悍的俄式大摆拳正正好好的砸在王泽文的下巴上。

    瞬间眼眶一黑,眼睛就跟失明了一样,什么都看不见,身子变的轻飘飘的,也感觉不到疼痛,只能感觉有人用拳头使劲砸着自己的脸,后脑撞击地面,耳朵一片嗡鸣......

    “其实哪有什么拳王呢?谁都会有输的一天,就算你年轻时无人能敌,但老了之后你依旧会被新人砍翻在地,拳王?不存在的。”

    “多少场胜利也未必证明的了你是一个强者,但失败后重新站起来一次,你就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几年前我就知道我不是强者,我是懦夫,但我想重新站起来,哪怕一次......”

    “跟薛勇的比赛输赢其实不重要,因为没人能打得过他,起码现在没有人能打败他,我只想给母亲打一场比赛,不管是我打爆了薛勇的头,还是我被薛勇打死在台上,都可以,只要我能打一场精彩的比赛,撑过这么一两节,十几分钟就好,我想给母亲看看,给所有人看看,我现在......不懦弱了。”

    比赛结束!薛勇ko王泽文,取得《综合格斗争霸赛》次重量级拳王!

    王泽文躺在地上,视线渐渐恢复过来,像是老式的大屁股电视从雪花变成了有信号,只是呼吸有些费力,并且四肢不听使唤。

    “能起来吗?打的不错啊,怂什么嘛,就是地面欠练,来,起来吧。”

    薛勇伸出手,把王泽文拉起来,随后他开始念获奖感言,而王泽文处理好伤口后,下场离开,团队跟在后面,走在地下通道里,有人对王泽文竖起大拇指,表示这场打的漂亮。

    他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的,眼泪掉下来一滴,边走边开始抽泣,擦拭眼泪时也擦掉了眼角的凡士林,鲜血流出,混合着眼泪流下。

    一双大手揽住了他的肩膀,拿着干净的毛巾擦了擦他的眼睛。

    “打的不错,很漂亮。”

    六年后的第一次肯定,他等了太久,哭泣声渐渐增大,他用手背不断擦拭眼泪,蹒跚的朝着休息室走去,宋教一直搂着他的肩膀,陪他一直往前走着。

    半年后......

    野花盛开,蜜蜂偶尔在花上停留,红的红,黄的黄,长的倒是漂亮。

    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响起,王泽文蹲在地上把毛巾沾湿,轻轻擦拭母亲墓碑上的灰尘和雨点痕迹。

    “妈......我要去米国了,去那边打mma职业拳赛,当然,不是一直呆在那长住,没有比赛的话我就会回来,如果一年要打两场的话,我每年应该会在那边呆半年到八个月左右,不知道你会不会不开心,我还是走上了这条路,没有去上班,没有去卖海鲜,对不起。”

    他跟母亲聊了很久,讲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摆上了母亲爱吃的瓜果,直到看了眼时间,他才起身。

    “我先走了,去国外之前,我再过来一趟,我会经常回来的。”

    给母亲磕了头,他起身下了山坡,走出墓园,墓园的门口站着一女人,清风吹过,吹动的发丝,她挽了一下头发,对王泽文伸出手,温和的笑着。

    王泽文牵过,扭头看了一眼墓园,转身离去。

    电影结束......

    ......

    卢波抓起一大把爆米花塞进嘴里,显得有些气鼓鼓的,影院的灯光亮起,人们谈起这部电影的感想,起身离开。

    “励志电影?我他妈真是信了你的邪!”

    卢波把单肩包背上,拎着爆米花桶和可乐,出了场,扔进垃圾桶,拿起手机给远方的母亲打了个电话,然后重新购票。

    再刷一场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