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开机仪式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开机仪式

    “这玩意......能不带吗?”

    陆泽用手指头扒拉两下胸口带的大红花,他现在一身黑色的西装,带个大红花,像是要娶媳妇一样。

    而且包括宋庆民在内,所有主要的工作人员都是同样的打扮,站在赵氏影视城门口,等待着大师所说的吉时。

    “别动!遇喜的!老实点。”

    宋庆民拍了一下陆泽的手,低声训斥了一声,似乎他对这种事情十分的笃信,前两天还跟陆泽说过他在片场遇见的灵异事件,都被陆泽当做鬼故事去听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当然,这种东西陆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想,反正都在香江拍戏了,肯定得尊重他们的习惯和传统,老老实实的站好,不再言语。

    其他演员见陆泽这样也笑了,他们基本都是香江本土演员,开机仪式搞成这样早就习以为常了,同样也被宋庆民骂了一句,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的收声。

    大师穿着黄色的大褂,上面写的是各种陆泽看不懂的符号,这要是在内地,肯定会被公安机关以封建迷信罪逮捕,却在香江大摇大摆的穿出来,明目张胆的做法。

    在上午九点十八分,大师说可以入场了,但是在进影视城的时候,导演、编剧、摄像、男女主演等主要人物,要在门口的蒲团上磕三个大头,属鸡属马的则调头,朝着外面磕三个大头。

    大头就是每个头必须要贴在地面上,并且停留三秒钟,然后站起身,第二次跪在蒲团上,连续三次。

    这种邪乎的说话让陆泽一脑袋问号,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听说,就算是在香江,这种礼也不常见。

    用大师的话说是什么,给贾贺龙拍电影是传颂他的事迹,这样被贾贺龙害死的人会不高兴,会过来找事,必须得先请求那些死鬼的原谅,不然这戏别想拍的安宁。

    首先是宋归远,恭恭敬敬的咣咣咣磕了三个大头,然后起身在一边站立,陆泽见别人都磕了,自己不磕像是怎么回事儿似的,也是从众心理犯了病,老老实实的模仿其他人的模样,对那些“死鬼”行了大礼。

    等所有人都磕完头了,他们接着往下走,走的路还挺有规律的,必须绕着某些影视基地的建筑物远点,一百多人排成一字长龙,一个接一个的往前走着。

    随后还得拜摄像机,一台摄影机上面盖着红布,下方摆着三牲、馒头、酒一类好吃好喝的,而最前方是一个大鼎,两边放着两根燃烧的蜡烛。

    导演上头香,很粗、很大的一根,用蜡烛点着就费了很长的时间,捧着三根大香又给摄像机鞠了三躬,然后把头香插在大鼎中,然后下一个人接着来。

    其实看香的长短和粗细就能看出来一个人在剧组中的地位如何,宋庆民肯定是最大的一根,然后是制片,比宋庆民的香稍微细了一圈,接着是编剧和各种指导,他们的香比监制的香又细了一圈,也短了一截。

    然后就属陆泽了,他的香要比女一号,还有知名的本土男二号大上一些,跟编剧和指导的香差不多粗,只短了一截。

    把香对准燃烧的大白蜡烛,用外焰点燃了香的顶端,燃烧后稍微甩了一下,把明火扇灭,上前鞠躬,插在了大鼎的一侧。

    往后的人就不光是香长短的问题了,打杂跑腿的工作人员手里只有一根正常长短、粗细的普通香。

    等所有人都上完香,这个景点烟雾缭绕的,香木燃烧的味道都呛人,不时有人咳嗽一下,然后又立马忍住,包括陆泽在内。

    最后的环节是剪彩,因为投资人都没到,所以陆泽也混上了剪彩队伍中的一员,被递过来一把金色的剪刀,其实就是普通的大剪刀上喷了金漆。

    大师算好时间后,包括陆泽在内的十个人剪刀同时剪断了红布,其他工作人员赶紧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十分热闹和喜庆。

    由宋庆民上前,亲自掀开了摄像机上的红布,然后大喊了一声:“我宣布!《大佬》正式开机!”

    “噢!!!!好!!!!”

    工作人员开始鼓掌、大喊,十分的给宋庆民面子,监制则恭恭敬敬的给大师递上大红包,大师说了几句好话,然后拿着红包飘然而去,不带一丝的金钱气味,搞的陆泽都想来香江当大师了。

    “剧组赶紧准备!演员赶紧去化妆,其他人抓紧时间,半个小时后开拍!速度快一点!”

    这场有关于《大佬》的“战役”正式打响,所有人都带着小跑的赶紧开始准备,陆泽也被气氛感染了,撒开腿朝着造型组跑去。

    换好了当时的服装,剧本第一幕要拍摄贾贺龙为起家时的剧情,所以陆泽穿的还挺破破烂烂的,宽松的棕色裤子有点脏兮兮的,上半身是一件米黄色的,看着跟麻袋缝的似的坎肩,脚下是一双人字拖。

    化妆师认真的把陆泽的胡子修了修,然后给陆泽带上了一顶假发,就跟披头士一样的发型,也是当时香江穷人的经典发型。

    陆泽前天去了海边,当然,肯定不是为了去游泳,现在二十多度的温度,下海游泳也挺凉的。

    他是晒太阳去了,涂了点防晒油,连续晒了两天,现在变成了古铜色,比较接近当时贾贺龙的肤色了,就是太阳比他想象的毒辣,后背有点晒暴皮了,这几天都是趴着睡的。

    等服装换完出来,魁梧的体型带着一股落魄相,却怎么都掩盖不了原有的彪悍意味,陆泽都没意识到,从自己化完妆开始,他的气质就跟贾贺龙越来越相似了。

    最近一次称体重,陆泽发现自己的体重即将上二百了,一百九十三斤,一米八四,穿上鞋一米八六的身高,完全就是一彪形大汉。

    宋庆民做着最后的准备,第一场戏和陆泽对戏的是男三、男四,饰演跟随贾贺龙的兄弟,三人对好戏后,进入了布景中,也就是贾贺龙开的赌档里。

    “准备好!场记打板!”

    “《大佬》,第一场,第一幕!开始!”

    ......

    三人坐在小房间里,贾贺龙掀开布帘朝外面看了一眼,客人们推着牌九,摇着色子,把他们仅有的钱扔在案子上,期待这一把能让他们大赚一笔。

    放下布帘,坐在椅子上,自己叼上一根烟卷,阿二给他点上,贾贺龙使劲抽了一口,眯着眼睛靠在太师椅的椅背上。

    巴头有些着急,跟阿二对视了一眼,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龙哥,最近不上来货了,杜九那边拉过来的娘们都不做了,现在娘们少,条子抽的还多,潮州佬还抢生意,真收不上来水了。”

    贾贺龙把鞋脱下来,一条腿踩在太师椅上,弹了弹烟灰,沉吟了一下:“这个月收了多少?”

    “不到六万,条子抽完就只剩三万多,估计这个月......只有四万。”

    “潮州佬那边生意很好?”

    “反正......比咱们好。”

    巴头似乎很怕贾贺龙生气,犹豫的把事情跟贾贺龙说了之后,就低着头,选择了沉默。

    “阿二你那边有多少粉?”

    “差不多这个数。”

    阿二伸出五个手指头,贾贺龙表示了解,伸出一根手指头对准阿二。

    “留下这个数不要动,巴头你去找杜九,让他告诉刚飘过来的女人能给她们工作,挑年轻的,不漂亮的撵走,给她们用,等有瘾了就去接客,至于黑皮那边......先不要动,等过几天做了他。”

    阿二和巴头也没想到贾贺龙敢这么做,被吓了一大跳,看的出来,他们比起贾贺龙来说,还是有良知的,不像贾贺龙已经被钱迷了眼,连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了。

    但很快,他们在良知和钱面前做出了选择,点了点头,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起身气势汹汹的出了房间。

    只留下贾贺龙坐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慢慢摇晃,时不时的拿起香烟抽一口,黑暗的房间里,十分安静,只有墙口照进来了阳光,照在桌子上,产生丁达尔效应,可以看到光柱中漂浮的尘埃。

    这个镜头拉的很长,很远,一直拉到了全景,宋庆民看着监控器,满意的点点头,这幕戏很简单,但简单中却能看出功底。

    阿二和巴头的演员都比陆泽岁数要大,但陆泽的气场都将两个香江本土的知名演员给压制住了,最重要的是微表情,眼中透漏出来的冷漠和无道德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年贾贺龙二十二岁,他的心已经黑了。

    “过!下一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