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炕戏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炕戏

    屋内的炉火正旺,陆泽把手伸过去放了一会,炙热的火焰烤着陆泽手掌,顿时觉得温暖了许多。

    昨天后半夜又是一场大雪,很大的一场雪,跟村里老人聊的时候,他们说今年的年头有些奇怪,没飘过小雪,全是下的大雪,看来明年收成应该不错。

    这次的雪已经到小腿肚子那么深了,每走一部都要费很大的力气,工作人员们等到雪停了,纷纷开始除雪工作,陆泽也过去帮了忙,干了四十分钟,回到屋里来暖和一下。

    直到傍晚,已经跟剧组混熟了的农家乐老板娘招呼着一帮人可以吃饭了,陆泽烤了烤鞋,穿上后洗了个手,去农家乐仓库里把酒拿出来,倒了一桶在水壶里。

    去后厨拿出火铲扒拉两下木炭渣子,铺平,把水壶放在上面,轻轻的摸着水壶的边缘,感觉到温热之后,端起来把白酒轻轻倒在指间上一些,差不多够用了,在烫下去就该烧着了。

    一个工作人员年龄倒是不大,还没陆泽岁数大呢,赶紧夺过陆泽手中的水壶,给大家倒上白酒,驱一驱寒气。

    庄羽没有什么上火的情绪,在农村拍戏其实挺便宜的,贵的只是支付员工的工资,这点也在他的计划之内,资金完全够用。

    这戏的难度很大,不仅仅是对陆泽来说,对所有主要演员们来说难度非常大,所以就算陆泽的状态很好,却依旧进度不快。

    “给我也来一点吧。”

    一只手伸过来,手指修长,很好看,王臻把塑料杯递过来,让陆泽给她倒上一口白酒。

    王臻是小梅的饰演者,今年虽然三十四岁了,但保养非常不错,人也很漂亮,说她是二十出头,估计都有人信。

    她在零几年的时候演过几部很火的电视剧,陆泽也算是看她的电视剧长大的了,后来因为患病休养了几年,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可能是治病把钱花没了,日子变的不好过了,她开始重新接戏,就是命不再像零几年那么好,一直不温不火,再也没什么成就。

    陆泽给她倒了一点白酒,她夹了一筷子菜,把白酒喝光,哈了口气,眯着眼睛,看样子是暖和了一些。

    “再来点吧,挺暖和的。”

    陆泽瞄了她一眼,两人之前除了对戏,也没多说过什么话,更没在一起喝过酒,陆泽还真不知道她酒量的深浅。

    “不能多吧?”

    “不能,放心吧,来,干一杯。”

    两人碰了杯,她再次喝光,之后就没再喝,毕竟晚上还有戏要拍,陆泽观察了一会,发现她确实没什么问题,就没有再去管她。

    今天两人有场戏,拍嗯嗯啊啊的那种,在床上**戏,在炕上.....就得叫炕戏了。

    或许是她心里也有些紧张吧,才向陆泽讨了两口酒喝,但出于职业道德,喝点酒解压就到头了,不可能说是不演,或者找替身之类的。

    没过多言语,两人闷头吃饭,吃完之后,各自去准备。

    ......

    去化妆间换上红色衬衣,身上套了一件棉袄,捂严实了之后跑到拍摄的房间里去,现在道具组已经开始布景了。

    庄羽不愧是摄影师出身的,之前听说还在国际上拿过摄影奖,色彩运用和拿捏的很到位,墙边的小红灯亮着,把大灯一关,原本喜庆的婚房看着却有点渗人。

    王臻也披着棉袄走了进来,对陆泽点了点头,实在是因为没什么好说的,说多了也尴尬。

    “其他人都出去,那个......你俩先上去躺着吧。”

    庄羽也不知道该怎么缓解气氛,等化妆师给两人化好妆后,就先让其他工作人员都先离开,屋里只留了自己,摄影师,打光,还有两个主演。

    两人没犹豫,陆泽率先把棉袄脱了,露出红色的衬衣,然后脱鞋上了炕,剧组还特么挺暖心,炕烧的还挺热乎的。

    随后王臻也躺下了,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盖上了被,趴着听庄羽讲戏,场面居然有点搞笑。

    “一会王臻你就掀开陆泽的衬衣,把手伸进去,然后坐在陆泽身上,陆泽你等到她速度开始加快时,就推搡她,然后记住陆泽你的表情千万不要变,声音.....也要有,知道了吗?剩下你们自己发挥吧,那就开拍了,关灯。”

    大灯一关,屋里的小红灯开着,原本没人躺着就有点渗人的房间,现在多出来一男一女,顿时气氛就变的有些暧昧了。

    陆泽翻过身来,面部失去了表情,无神的看着房顶,被子盖在肚皮的位置,而王臻则侧着身子,看着陆泽。

    “《哈喽,树先生》,第四场,第九幕,开始!”

    当场记打板后,一切都进入了正轨,陆泽人生中第一次炕戏就这么开始了。

    ......

    王臻先是把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陆泽的胳膊,随后翻过身来,左手拉开了陆泽压在衬裤里面的衬衣。

    手掌轻轻抚摸过陆泽的肚皮时,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体验的陆泽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的手掌很柔软,摸在自己身上真的很舒服。

    但他不能做出任何的表情和动作,任由她抚摸在自己身体,随后穿过衣领,摸在了陆泽的脸上。

    树轻轻的抬手,把她的胳膊给推开,然后依旧面无表情的躺着,这让小梅有些接受不了,在被窝里把红色的衬裤脱掉,拿出被窝,扔在一边,随后翻身坐在树的身上。

    王臻里面是穿着一条四角裤的,只有两条大腿可以让陆泽明显感受到肉感,他有反应了,这是很自然的现象,她也感受到了,却什么都没说。

    左手往后伸进被窝里,她只扶住了自己的腰,却给镜头一种假象,一种该知道的人就会知道,不该知道的人以后会知道的假象。

    随后一声轻哼,她躺在树的胸口上,树虽然面无表情,但也跟着哼了出声,双手开始挣扎,想摆脱小梅,可被小梅给摁了回去。

    随后频率开始提升,树的挣扎也是越来越剧烈,双手推着小梅的脸,希望让她离开,离自己远一点,直到最后,他无力的松开双手,小梅也躺在他的胸口,一直躺着。

    “咔!过了!”

    庄羽喊了一声,真没想到这种激情戏两人居然也能一遍过,没有任何的事故发生,两人都把自己的最好状态展现了出来,甚至以假乱真,把庄羽和摄影师们都刺激的呼吸都粗重了一些。

    这场戏,其实考验的并非是陆泽,而是王臻,作为最直观的的感受者,陆泽并非一个初哥,也明白男女的那点事,其实也不过是那么回事,并没有像是歪碟子里演的那么舒服。

    那种事情,无非是追求一个精神层面的愉悦,而这次炕戏,就算两人没有做那种事情,王臻带给陆泽的精神愉悦居然也一度超过了真实,这就是一个优秀女演员的实力......好吧,实力的一种。

    拍完,陆泽并没有起来,因为.....

    王臻也拿起扔在一边的衬裤重新穿上,庄羽和摄影师们打开灯后,通知陆泽准备下一场,然后赶紧溜溜球,把屋子让给陆泽和王臻。

    “那个.....不好意思啊。”

    王臻知道陆泽在道歉什么,这场戏因为剧情需要,她没穿文胸,在陆泽挣扎的时候蹭到过她的胸口几下,而且坐在陆泽身上时,有东西一直在顶着自己后腰眼。

    “没事,剧情需要,我理解的,大家都是演员,拍戏没什么的,我先走了,你缓过来,就下一场吧。”

    她穿上鞋,重新套上棉袄,对陆泽点点头,率先离开了房间,随后陆泽把零件控制住后,也起身开始做下一场的准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