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陆泽都市日记(二合一,完。)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陆泽都市日记(二合一,完。)

    “第一阶段模拟已完成,评分82,评分:良,课程已结束。”

    第一阶段的时间一个月,退出系统空间后,陆泽不由的叹了口气,或许是他现在已经能够给自己做一些简单的心理暗示,沉浸的效果就没有那么强了,他可以客观的看待系统中的自己。

    他得承认这节课程中的自己很努力,但又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首先他的心态的变化很大,目前十分的急躁,这种不稳定让生活和工作都有着极大的压力,导致两者都处理不好。

    不过现实中的自己只是课程中的旁观者,他只能在课程结束时去体会这一切,他无能为力,继续课程。

    “进入第二阶段模拟,第一阶段为一年,请宿主准备,3......2......1......”

    ......

    八个月后......

    “王总您慢走,我送送您。”

    陆泽把车门拉开,等王总进到车里后,他就如同半年前的刘经理一样,弯腰对着车窗,陪着笑脸送客户离开。

    他升职了,因为刘经理死了,有一天喝多了回家被大挂车压死的,后来这个位置公司领导在想让谁坐比较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经常跟刘经理出去应酬,跟客户关系很好的陆泽最为合适。

    解开一颗衬衫上的扣子,陆泽扭头看向他现在的下属小宋:“还行吗?我给你打个车吧,明天周末,好好休息。”

    “不用陆哥,我家就在附近,走几分钟就到了。”

    陆泽神情突然恍惚了一下,不由的问道:“你住哪?”

    “荣华小区,不远的,就在附近。”

    陆泽突然有种看到曾经的自己的错觉,搓了搓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我就不送你了,我先走了。”

    小宋给陆泽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了司机位置之后,陆泽的头靠在玻璃上,望着路边一闪而过的景色失神。

    三十五块钱交给司机,他打开车门,还是有些醉醺醺的,从裤兜里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上,西装就拎在手里,缓缓的朝着新家走去。

    坐了电梯上到十二层,咳嗽一声后声控灯亮起,翻了翻皮包把家门的钥匙找到,拧开走了进去。

    现在才晚上十点,今天的酒局时间不长,拧开房门后,陆泽看到她坐在沙发上正看着综艺节目。

    “怎么还不睡?”

    把衣服挂起来,他脱掉鞋子,在鞋架上把拖鞋拿出来扔在地上,对着她轻声问道。

    “看完就去睡了,喝茶么?我给你倒一杯解解酒。”

    她起身来到厨房,陆泽一屁股坐在刚才她坐的位置上,靠着沙发吐出一口闷气,没坐两分钟,他来了尿意,去了卫生间开闸放水。

    “咕噜......”

    肚子有些饿了,陆泽习惯性的望向餐桌,餐桌上什么都没有,倒是擦的干干净净的,也不知道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吃不上半夜回家也热乎的饭菜了。

    重新躺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四十二寸的液晶电视,他在半年前就换了新家,虽然也是租的,七十余平,但装修比曾经那个破旧的家好多了。

    “咚。”

    一杯茶水放在桌子上,她也坐在沙发上,闻了闻陆泽身上的味道,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去洗澡。”

    “等一会,我累了,我休息一下再去,再躺一会。”

    “去洗澡。”

    陆泽刚要翻个身,却突然停住了,侧身盯着她看了一会,爬起来,走进卫生间开始脱衣服,心里不太舒服,像是报复一样回了一句:“明天我有点事,就不能跟你出去逛街了。”

    “哦好。”她的回话也干脆利落,似乎没有一点的可惜。

    打开花洒,水流冲在身上,流淌过他已经鼓起的啤酒肚上,喝完酒洗澡血压容易上来,陆泽现在感觉有些晕乎乎的。

    擦干身体,穿上浴袍,刚才心中的不快已经放下了,想跟她亲热一下缓解气氛,坐在她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

    “明天还是去逛逛吧,我很久没跟你出去逛街了,最近谈了个合同,我看看给你买点什么。”

    她没拨开陆泽的胳膊,就像木头人一样看着电视,也没回答陆泽的话,只是目不转睛的吃着葡萄。

    “那......明天吃什么?我看有一家餐厅不错,要去看看吗?”

    她还是不回话,让陆泽十分的尴尬,松开搂着她的肩膀,拿起桌子上的烟点了一颗。

    “把烟掐了。”

    “等会,我抽两口就掐。”

    “陆泽,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拿着烟的手定住了,陆泽脸色不太好,拿起刚才她端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装作不解的问道:“什么这样了?我不是挺好的吗?你看,我现在升职了,钱也赚的多了,咱们换了个还算不错的房子住,吃的用的也都比之前好了,这不挺好的嘛。”

    “这些重要吗?”

    “不重要吗?”

    两人对视,神色都很冰冷,很难想象一年前曾经那么腻乎的男女朋友现在居然是这种脸色对待对方。

    “我有同事看到你在ktv里搂着别的女人了。”

    她思想斗争了很久,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与其憋在心里自己难受,不如赶紧摊牌来的痛快。

    陆泽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语气也变的有些不正常了。

    “什么时候?你同事看错了吧?”

    “呵呵,五月二十二号,迪嘉乐,vip03号包间,你跟一帮所谓的客户搂着陪酒的女人把酒言欢,我说错了吗?”

    “我.......工作需要。”

    搪塞的语气让她的脸上渐渐浮现了嘲讽:“喝大酒是工作需要,夜不归宿是工作需要,带着你的下属去酒吧玩也是工作需要,现在......你连找小姐都是工作需要了吗?”

    这句话激怒了陆泽,他敢保证自己从没越过底线,哪怕一次!他对爱情还是很忠贞的,因为他知道家里还有人在等他。

    “谁找小姐?你有完没完?非得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我承认,每次我出去应酬都会找陪酒的,但那是为我找的吗?我不这么做,我们什么时候能从哪个破房子搬出去?什么时候才能经济还算自由?什么时候我能兜里有钱给你买这买那的吗?说到底,我这么努力我为了谁?”

    “为了我?你买的那些奢侈品你看我带过吗?之前跟你住那个房子的时候我说过一句委屈吗?陆泽!我跟你吃一碗八块钱的面条的日子我都过过,我有在乎过你赚多少钱吗?”

    “可是我在乎!”

    “那是你太物质!”

    陆泽有点不懂她了,一脸费解的看着她,赚钱不好吗?改善生活不好吗?他不赚钱拿什么娶她?不赚钱吕华的父母和妹妹怎么办?饿死吗?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陆泽低下头,不想再跟她吵了。

    “睡觉吧,太晚了,别吵到邻居。”

    “陆泽......你辞职好不好?咱们不干这个工作了,你再这么工作,再这么喝酒,你身体就废了,我可以跟你回吕华,哪怕少挣点也行,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也考虑考虑我,从你领导死的时候我就开始每天的提心吊胆,我怕你也喝多了在马路上睡觉,别干了,我只想我们可以回到从前的样子。”

    陆泽沉默了很久,两人坐在沙发上,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还在笑哈哈。

    “不行,我不能辞职。”陆泽还是舍不得放弃现有的收入,不为了她,也得为了父母。

    “那分手吧,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每天我醒的时候你就已经上班了,我睡着了以后你才应酬完回家,明明住在同一个屋子里,我却总是经常看不见你这个人,这样的爱情我不要了。”

    陆泽震惊的看着她,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可想到她说的没错,这股火就怎么都发不出来,自己憋着,低下头,用不太坚定的语气说道。

    “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可对我来说它是!”

    她为了陆泽可以过苦日子,可以义正言辞的拒绝父母给她的相亲,不在乎陆泽家里有多穷,只是看重了他这个人,她抛家舍业,不是为了爱情是什么?

    “陆泽,我再问你一遍,咱们回吕华,去那重新开始,你要肯回去,我就嫁给你,以后房贷我跟你一起还,你放不下你父母,你可以接过来,我伺候,你敢不敢?”

    “我......做不到。”

    这座城市注定不可能有一个陆泽的家,所以陆泽只是打算在这里工作赚钱,等赚到钱了再回老家买车买房,赡养父母,这样压力就小了很多,在此之前,他不能走。

    “那就分手吧,我收拾衣服。”

    她有自己的主意,陆泽知道,一旦她下定了决心,那么这件事就不可能改变了,所以陆泽没有阻止。

    卧室内传来行李箱开拉锁的声音,然后柜子被打开,有东西在往行李箱里装,陆泽没有动,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脑子里一片空白,很乱。

    半个小时后,东西收拾好了,她拉着行李箱走了出来,看了陆泽一眼,然后把门打开,要离开了。

    “等会。”

    “还有什么事?”

    陆泽赶紧翻着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首饰盒,像是讨好似的凑到她身边,打开,里面是一条手链。

    “那个......你之前不是看了好久嘛,我攒够钱了,才买的,你......戴上看看?”

    “不用了,你既然不肯离开这里,那我们就不可能了,退了吧,这笔钱给你爸妈买点什么。”

    “手拿过来,戴上,留个念想也好啊。”

    直接拉起她的手,陆泽给她戴上手链,她的胳膊很细,很白,戴上这串手链很好看。

    “挺漂亮的,配你,呵呵。”

    她突然想哭,又憋了回去,拍了拍他的啤酒肚,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照顾好自己,别总喝那么多了,不然肝就不行了。”

    “我送你?”

    “不用,那你回去吧。”

    回到房间,在厨房的酒柜上拿起一瓶威士忌,他伸着脖子从楼上往下看,看她拉着行李走去小区,打了一辆车离开了。

    或许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平衡,很多男人都做不到,陆泽也是这样。

    突然想起草东的一首歌,陆泽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在地台上,自言自语的唱了一句:“她明白,她明白,我给不起。”

    仰头干了一杯酒,目光转向电视节目,跟着一块傻乐,也不知道他怎么能笑的出来。

    之后喝醉了,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

    生活不能离了谁就变的颓废,你该挣钱还是得挣钱啊,就算不为了她,也得为了家里人吧。

    他还是那样,白天做着工作,晚上跟客户应酬,工作越干越出色,越来越受领导器重。

    第三阶段为期三年,他又升职了,在课程即将结束时,已经快攒够了家底,回家估计能直接全款买房了,毕竟吕华的房子确实不贵。

    “陆哥,有你的快递。”

    “哎没问题,好的赵总,今晚小弟我扫榻相迎,没问题,好好好,那个快递就放我桌上就行了,嗯好的,那赵总咱们晚上见啊。”

    挂了电话,陆泽转过椅子,拿起邮件,是邮合同的文件夹的款式。

    很薄,估计也就一张纸?撕开,里面连张纸都没有,往下倒了倒,却掉出来一串手链......

    这晚陆泽喝了很多,哪怕赵总都被他吓坏了,本来他和陆泽的关系就不错,也用不着陆泽往死喝啊。

    “赵总......外面......外面下雪了嗷,您可得.......可得注意安全,行了,司机走吧,再见赵总。”

    “陆老弟,你......没事吧?要不上车跟我一块走得了,我先给你送回去。”

    “不用,我就住在这附近,几分钟就到,走吧赵总,谢谢您的关心了。”

    让想送他的下属也离开,他朝着自己曾经住过的老居民楼走去,其实这次的饭店定的很远,跟老居民楼离的远了去了,但他就是想走过去。

    下雪,掉在地面上,融化结冰,雪下的越来越大,酒意也开始上头。

    “噗通。”

    一个不小心,他摔在地上,勉强想爬起来,却发现有亮光照在他脸上,往回一看,一辆大挂车正朝他驶来。

    “嘀嘀嘀嘀嘀!!!!”

    “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