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伪纪录片最适合的剧本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伪纪录片最适合的剧本

    伪纪录片,作为一种写实的表现形式,这么多年来很少出现什么现象级的作品,因为这种风格的电影需要层层的铺垫来带入故事的主线,使观众总有一种在看《动物世界》的感觉,当然,《动物世界》肯定是好作品,这点毋庸置疑,只是你去回忆回忆……你老爸有没有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睡着过?

    这就是纪录片形式的一大问题,有点助眠,拍摄伪纪录片,尤其是伪纪录片的电影,无可避免会夹杂着许多的谈话,这点不是那些奔赴影院寻求刺激感官的影迷所追求的,想睡觉还不如去做个保健呢,何必跑电影院里找困劲?

    刺激的伪纪录片当然存在,但大多都会出现在晚点的科教频道,什么《未知动物之谜》啊,什么《荒野求生》啊,但这些刺激是记录片形式给予你的么?不,是题材给予你的,跟纪录片无关,题材在这,即便你做成ppt,也依旧是刺激的。

    而人与人之间的题材,以纪录片形式是很难做到感官上刺激的,除非是那种扫黄肯定会被扫走的题材。

    但伪纪录片风格的电影就没有优点了么?当然不,相反,优点特别明显,那就是无与伦比的真实。

    这点有点类似于长镜头电影,虽然长镜头电影要么是一镜到底,要么剪辑手法特别隐晦,让故事线十分流畅的运行,增加观众的代入感,有别于纪录片风格的多剪辑电影,但双方的目的都是一样,都展现出比三段式结构和插叙式结构更细微的感情变化,或者说是增加情感的波动。

    通过谈话和纯粹为拍摄而拍摄的镜头,来客观的看待这真实的世界,就是纪录片风格的主旨,缺少了其他架构风格电影的主观带入感,让你有你自己的选择权,而不是被导演灌输思想,强行让你代入到主演的情绪中。

    纪录片,你想站在那边都行,甚至你把它当做一件跟你毫不相干的故事都可以,这才是展现真实的原因,因为这一切,实质上跟你有关,但又似乎无关。

    陆泽喜欢这种风格,要比普通的三段式爱的多,但这个风格的电影让他参与进去,却让陆泽开始迟疑了,面对真实的拍摄手法前,首先要面对一件很真实的事。

    那就是伪纪录片不吃香。

    拍电影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无论口碑怎样,都在投资方的接受范围中,但无论票房怎样……抱歉,投资方做不到。

    你可以拍的很烂,烂到让人像是屁股生了蛆,坐在电影院的座位上就像坐牢一样煎熬,回去对这部电影破口大骂,没关系,ok的,给钱就行。

    但你要是进去看完,难受的批爆,看到一半不行了,挺不住了,感觉再看一会就没命了,然后拉着其他不喜欢这个电影的观众去退票试试?不可能!

    说句最直白的话,不光是电影,所有的艺术都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也就是所谓的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为什么很多人都否定行为艺术,认为行为艺术不是艺术?就是因为它这门艺术在进行的或者结束的时候产生不了任何的经济价值。

    那反过来说,为什么行为艺术被很多人认定是艺术?因为行为艺术家们在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归类总结后,自然会出了一本有关于结论的书,牵扯到人性的思考从而产生价值,那这就是艺术。

    很简单的道理,艺术凌驾于经济基础之上,而上层人类凌驾于艺术之上,他们觉得是艺术,那才会被认可成为艺术,因为所有新的艺术,都需要被包裹上一层金灿灿的,并且能够被折射曲解的外衣,这层衣服,老百姓们买不起。

    米奇的难处也在这儿,拍三段式结构的电影,投资人鼓掌欢迎,拍插叙式结构的电影,因为有《往生》在前,应该也不会被特别刁难,大概只会减少一部分投资,而纪录片形式呢?当然也不会破口大骂,只会让这群投资人围着米奇喊着祖宗,希望他能回心转意,可若是执意要拍呢?钱嘛……多半是不愿意往外拿的。

    把笔往桌子上一扔,陆泽有些头疼,作为演员,他当然不用操心这个事儿,但作为公司股东呢?头疼这毛病当然有他一分,当然,此刻的他是不敢揉头的,毕竟现在头上总共也没剩下几根。

    “你是怎么想的?”

    “我没拍过伪纪录片……挺感兴趣的。”

    米奇的回答一点都不让陆泽意外,一个能拿出自己全部身家买台one-77,只因为自己喜欢的人,你觉得他来了兴致还有什么不敢做?

    “所以呢?”

    “就在插叙式和伪纪录片形式中做决定了,我真的拍够了三段式结构的电影,随便找个懂电影的人来拍都能拍出效果的风格我懒的再玩。”

    他说出了话,有些大言不惭,像是这种从未拍过的电影风格都可以随便信手拈来,陆泽在电话这边笑笑,没说话,米奇这人说话总是说满,自信到极点,仿佛在电影领域就没有能难倒他的事,一切的成绩都来源于天赋。

    他给大众留下的印象就是这样,但只有身边的人才知道,为了圆自己吹出去的牛,他背地里可没少暗下苦功,或许在吹牛之后也会后悔吧,暗骂自己,抽自己耳光应该都有过,然后靠着自己确实具备的天赋与更多的汗水在人前显贵,他就是这样不留退路的成长,值得鼓励,也难免被嘲讽。

    “那你把剧本发过来吧,我得看看之后再做决定。”

    “行吧,保密工作记得做好,最高等级。”

    其实在“环球兄弟”,最高等级的代号是什么谁都不清楚,米奇总是把自己写出来的剧本称之为最高机密,但实际上有多高,恐怕他自己都不清楚。

    陆泽应下,这事情便告一段落,当然,米奇又多次弹出视频希望在陆泽面前秀秀他的龙虾手,但都没有得逞,只是陆泽也得到了其他消息,有关于新成立的“环球兄弟”经纪分公司的事情。

    艺人们全都分出去了,分派到各国的剧组,其中最值得陆泽注意的是查理,长相超凡脱俗的他自然不可能明珠蒙尘,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各大剧组争相抢夺的对象,以至于很多经纪公司都在暗恨,为什么“环球兄弟”总是能捡到宝,先是陆泽,而后是俄国兄弟,现在又来一个即便无法兑换表演天赋,也能靠颜值硬啃出一条血路的查理。

    三十万欧元的片酬,来自于查理的首演报酬,对于新人来说简直高的可怕,但听说对方剧组的导演还觉得自己血赚,私下透露说是再花三十万都值,让米奇这个周扒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埋怨自己像是没见过钱,应该报价再高点才对。

    或许称米奇为妈妈桑才更为准确……老鸨子了。

    有关于英国那边的事情就这么多,没有再出现风波,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执行,没有米奇再多聊,挂了电话没多久,邮箱内就收到一封新的邮件,立刻断开网络,饭也不再吃了,找回王梓萱一声后,便捧着笔记本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连接上打印机,一张张白纸逐渐被笔墨晕染,留下一串串文字,大概十几分钟后,打印机停下,他拿起剧本,不算太厚,但也不薄,洁白的首张纸面上,只有一行加粗的文字……《无可倾听》。

    陆泽曾读过最初版本,哪怕至今回想起来也会内心发寒,设定并不像《往生》那么出彩,故事也不像《往生》那么绝望,但奇怪的是,你看着看着,就会不舒服,就会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冰冷,生出一股已经被冻伤的无力感与麻木,不知如今更改完人物设定的剧本,是否比曾经的那一版更加具有冲击力。

    拉上窗帘,关闭大灯,倒上一杯温水,他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稍微抿了口水,才翻开剧本的第一页,果真,变化有些大,第一页,居然有了序。

    “我曾见过很多问题儿童,他们的偏执与孤僻多数来自于家庭暴力、校园暴力,成年人的猥亵、以及亲眼目睹过一系列惨案,我能理解这些孩子内心无处释放但极具破坏性的怒火,一切苦难造就了一个个年仅十几岁,甚至几岁的恶魔,他们仿佛是一面铜镜,将一切悲惨透过自身反射到周围,也让我认定,这些出身苦难的孩子无法再次善良,直到我遇见了一个诞生于与“普格利茨郡(杜撰)的男人”,他的善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但可悲的是,这份善良来源于残缺,而并非来自一个完整的灵魂。”

    “我被外派到普格利茨郡采访这个男人时,已经是二零一一年的事了,那年他二十一岁……”

    仅仅看到这,陆泽便停下,他总算明白米奇为什么想要拍一部伪纪录片形式的电影了,因为这个题材,这个以采访为开头的描写方式,太适合用“伪纪录片”的形式来拍摄了。

    “这不用纪录片的形式拍还等什么?”

    发给米奇这条消息后,他才放下手机,继续向下观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