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流放》上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流放》上

    | |

    -> ->

    最新网址:

    “嘿,是我,里奥。”

    纸张翻页声响起,荧幕逐渐有了颜色,黄昏时,玄关鞋柜上摆放的电话被接听,一只手拿起话筒,金色的阳光在杂志上留下淡淡光斑,门外,孩子们在院子里疯跑,嬉笑声虽然被关好的门窗削减,里奥却仍能听到孩子们活泼的笑声。

    “里奥,我想跟你仔细聊聊,一份新的工作。”

    里奥的面容没有直接入镜,而是给了刚从厨房出来,手中端着火鸡的蒂娜一个面部特写,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情绪有些五味杂陈,镜头开始挪动,以蒂娜的视角,望向正站在门口打电话的里奥。

    他似乎注意到了背后有人,侧过头,半张脸躲避了阳光,处于阴影之中,见她双手端着烤盘,于是向前走了两步,将房门打开。

    一瞬间,孩子的嬉笑,大人们的闲聊,舒服的乡村音乐,与轻风作伴,吹进了房间,鞋柜上的书籍被吹动,页面翻转的很快,哗啦哗啦作响,直到被里奥重新摁住,随手将一串钥匙压在书籍上。

    未婚妻在看着他,这是让里奥头疼的,食指和中指搓着额头,见蒂娜仍然没有走出门外,与电话那边的话语声不觉间减弱了几分。

    “拜托保罗,我才做父亲不久,下个月十四号就是我女儿一岁生日了,紧接着我还要筹办和蒂娜的婚礼,抱歉,我真的没有时间。”

    “我知道,我也很抱歉,但是我们确实需要你的帮助,我向你保证,工作时间一个月,不管任务是否完成,到时候我们都会返航,下个月十四号保证来得及,到时候我也会参加卡拉的生日宴,ok?”

    “你让我很为难,我的家庭现在需要我。”

    “是,我很抱歉,但是对方是国家地理,且愿意支付我们两万块的周薪,想想你下个月拿着八万块回来,给蒂娜换一个大钻戒,怎么样?”

    钻戒么……

    将杂志上的钥匙拿开,轻轻翻开,一双棕色瞳孔的眼睛正盯着杂志页面出神,脑袋再次撇过去,蒂娜仍站在那里,目光对视后,里奥再次转移了视线。

    “你们到底要找什么?”

    “那头北蓝鲸。”

    “你在开玩笑?”

    就在大上周,一艘渔船在北大西洋墨西哥湾附近发现了一头体型巨大的北蓝鲸,依据视频条件推测,这只北蓝鲸体型在三十二米以上。

    北蓝鲸作为蓝鲸的亚种之一,体型比起其他亚种稍小,成年雄性北蓝鲸身形大约在二十五米左右,成年雌性北蓝鲸的身形大约在二十三米左右,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型也会继续变大,在二十七米到三十米的身长都算是合理范围。

    而视频中的那只怪兽,保守估计都在三十二米以上,天知道它活了多少岁,又吃了多少东西,若是真正找到它进行测量,确认长度,那么这只北蓝鲸将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体型最大的一只北大西洋蓝鲸亚种。

    视频一经发出,便在业界引起了轰动,起初有人质疑视频的真实性,但经过检测,视频确实没有造假,作为一名不太知名的海洋学者,他自然也有所耳闻。

    再者,如果它的体型超过了三十三米,那么它将打破人类已知的蓝鲸最大生长极限,对于如此有科考价值的生物,自然会有学者组织队伍进行寻找勘察。

    这并不奇怪,他不解的是,国家地理居然想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把那家伙从大西洋里揪出来,怎么看都不太符合实际。

    “不是我们想用一个月的时间找到它,而是它只给我们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去发现它,目前它正跟在一支族群里,活动范围相对固定,没有游离出我们的观察范围,但坏消息是气象台预测下个月会有一股冷气流到达北大西洋,到时候气温可能会低至十度以下,你知道它们是不喜欢冷的,若到时候真的出圈了,我们再想找到它就更难了。”

    “可这仍然很困难。”

    “那就是他们该去考虑的事情了,找到了,他们必须支付给我们奖金,找不到,我的薪水他也得给我,一个月,就一个月,最少八万块。”

    做为一位父亲,和即将与未婚妻完婚的男人,他现在经济能力确实有些窘迫,所以他被这个丰厚的报酬打动了,心中渐渐有了想法,即便他很不愿意与国家地理就职的专业团队来往。

    那些人资金丰富,团队专业,大牛众多,这都是优点,但对于里奥这些临时工的态度却并不友好,一股子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他们雇佣里奥这种挑单的学者,只是为了给那些大牛打打下手,发散发散思维,顺便在大牛录制纪录片时,充当一个有专业底子的小丑,抛出各种反对大牛预测的言论,随后坐等被打脸,提高娱乐性,可以卖给电视台一个好价钱。

    当然,前提是你的否定的言论一定要合乎常理,并且具有专业性,这不仅仅是普通的装逼打脸,而是一种在外界看来十分激烈的探讨。

    里奥不想当小丑,可对于他这种只在学校任职上课,没有专业团队欣赏吸纳的普通学者而言,这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在背后,蒂娜仍然在看着他,这让他很难直接答应保罗,而不与未婚妻商讨后做出这个决定。

    “我考虑一下,最晚明天给你答复。”

    “那好吧,你要快一点了,四天后,我们就会出发。”

    “可以。”

    这是一个十分仓促的时间,当然,这是对里奥一人而言的,想必团队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剩他一人被动接受这一规定的时间。

    挂了电话,屋内安静了下来,他有些忐忑的看着蒂娜,双手十指交叉揉搓,望着她平静的眼神,又伸手指了指窗外。

    “他们一定等不及了,咱们出去吧。”

    “里奥。”

    “嗯?”

    她看起来很平淡,眼中没有恼火,也没有伤心,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手中还端着那盘烤到发红,勾人食欲的火鸡。

    “这次不去可以吗?露西马上就一岁了,她很快就能叫你爸爸了,我不想你在这个时间段离开,我觉得你也不希望这样。”

    “我知道,但你也要相信我宝贝,只有一个月,超出一天我都不会多留。”

    “你被他们开出的薪酬打动了吗?”

    “我不否认,毕竟现在家里真的很需要钱,而且我觉得,这件婚纱真的很适合你。”

    他拿起杂志,被他翻开的那一页上,是一件看起来很昂贵的婚纱,下面的标价确认了蒂娜的猜想,没错,这确实很贵。

    “如果是因为婚纱,我觉得你该留下,我不需要那么浮夸的装饰物,我需要的是露西的爸爸可以陪在我和孩子的身边。”

    两人没有争吵,十分冷静的分析着这份工作能带来什么,她感动,是真的,但在这个时间点,她迫切的需要安全感,也是真的。

    她的话让里奥犹豫了很久,靠着鞋柜,将杂志卷成圆柱形握在手中,他出神,脑海中进行着一场头脑风暴,权衡着这份的工作的利弊,最终,捉襟见肘的存款抵抗不了高额薪酬的诱惑,一个月八万,他想去试试。

    终于,他开口了,蒂娜也得到了一个令她有些失望的结果,虽然她并不会因此跟里奥发火,因为他在孩子生日与婚期前出发,也正是为了这个家庭。

    “我会在一个月后准时回来,带着那件婚纱,如果可以,露西可以说话时,一定要给我打个电话。”

    ……

    随着快速的蒙太奇剪辑,整理工具,打包书籍,装好换洗衣物,背上军绿色背包,拟音师的阵容强大,一些列动作发出的声音十分干净利落,在不影响观众认知的情况下,将一切声音做到了最舒适的效果。

    最终,在家人的注视下,他带着绿色渔夫帽,背心外是多兜的钓手马甲,合身的工装裤加马丁靴的配置看起来身材十分匀称。

    他摘下墨镜,与家人们拥抱分别,蒂娜没有出现过激的情绪,因为在和里奥恋爱的这么多年里,二人一直是聚少离多的情况,如今他又要走了,也在情理之中,她所能做到的,只有在里奥工作时,照顾好孩子,别让他担忧。

    看着蒂娜怀中的孩子,他伸出食指,被婴儿的小手握住,感受着自己孩子的温度,他嘴角向下轻咧,看得出来,他也是不舍的,轻轻吻了一下蒂娜。

    “等我回来。”

    “注意安全。”

    很少的交流,却已经够了,双方都不想把一次短暂的离别弄得这么伤感,毕竟一个月后,便可以再度相逢了。

    在家人的欢送下,他将背包放置车后,保罗坐在主驾驶咀嚼着口香糖,也没敢下车看看孩子,毕竟他也不确定蒂娜到底会不会怪罪他。

    最后挥手,大家告别,牧马人缓缓启动,轮毂开始旋转,不久便消失在了里奥家人的视线中。

    ……

    “先生们,航程即将到达终点,我要下降了,祝你们好运!”

    直升机轰鸣,掩盖了驾驶员的吼声,在下降气流下,即便是下巴上套着帽绳,帽子也很容易被风吹落,不过照比保罗的狼狈,他的形象总归是好的,起码他有帽子,不至于头发根根竖起。

    因为时间紧迫,昨日国家地理的科考船已经驶出了港口,以每小时十节的速度开始搜寻目标,以至于里奥他们需要需要依靠直升机才能登船,背上行囊,右手摁住帽子,跟在保罗身后,两人猫着腰下了飞机,对驾驶员竖起拇指,等到两人彻底出了螺旋桨范围后,风力再度提升,直升机准备返航。

    ““菲尔德”总吨位约三千吨,排水量三千五百吨,船长约在九十米左右,型宽十六米,吃水五米,配备大量尖端设备,例如科研渔探仪,多波束探测系统,浅地层剖面仪,ctd温盐剖面仪等等,续航能力可以达到一万五千海里,真是个厉害的家伙。”

    里奥打量着船体,保罗在一旁为其负责讲解,看得出来,保罗对这艘船很满意,外观漂亮,设备高端,房间崭新干净,能在这种船上展开工作,无疑是最舒适的。

    两人正聊着,一个跟里奥打扮有些相似的男人走了出来,保罗见状,赶紧迎了上去,两人握手后,也将里奥介绍给了这男人,他便是这次科研项目的组长埃文斯,他并没有把那股子国家地理雇员的傲气展露出来,态度还算不错,邀请二人进到船舱内,拿出合同与二人签订好,从此刻开始,甲乙双方已经达成了合作的契约。

    这并不是里奥所万分熟悉的,因为他科考的次数虽然不少,但多数都是在海湾与群岛之间带带学生,像这种跟随着国家地理这样的大型专业报刊前往深海,甚至可能驶出航线,进入无人海域,在他从事海洋学近二十年以来,也不过寥寥几次,并没有太多丰富的经验。

    当然,这也是国家地理愿意雇佣里奥的原因。

    之后里奥二人离开房间,主动与船长、大副等船只掌控者结识,但并未看到其他科考队的成员,直到一位水手准备带他们前往二人的卧室,正当路过甲板时,忽然一听见了一人的大喊声,二人连忙顿住了身形。

    “是鲸鱼!”

    摄影师扛着机器疯跑,到围栏边,指着即将浮出水面的巨大身影连忙拍摄,随后一帮科考队的成员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没过多久便全部在甲板上聚集起来。

    鲸鱼每十分钟左右就会浮上海面换气,当然,因为鲸鱼种类不同,换气的时长也会略有不同,但大体上都差不多,所以出海后见到鲸鱼换气并不算是很罕见的场面,大家都是海洋学的从业者,看到这种场景并不稀奇,只是这次的目标是鲸鱼,才会令人感到激动。

    不过当这只鲸鱼刚刚露出了一小部分时,就已经让所有人感到失望了,这不是那只蓝鲸,甚至连蓝鲸都不是,而是蓝鲸的天敌,虎鲸。

    它从深蓝色的海底浮出,喷出一道数米高的水流,水滴甚至喷到了里奥的身上,阳光中,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彩虹。

    一声略显孤寂的长鸣,它跃出海平面,露出洁白的肚皮,砸起一片波涛,甚至连船都跟着轻轻晃了晃,这时,没有人再遗憾它并非是大家寻找的目标,因为每次看鲸鱼跃水,都是值得珍藏在记忆中的美丽景象,它是大自然的瑰宝,能见到,便已经极其的幸运,他们还能再要求什么呢?

    或许,正是因为在某一个时间点,他们见证了这一美景,内心感受到了震撼,心灵被打动,以至于改变了梦想,所以才会有人心甘情愿忍受孤独,敢于赴死,去与这些海洋中略带神秘的动物们亲密接触,将自己的人生奉献给海洋。

    “我见过很多次鲸鱼换气,但每一次我都会被震撼到。”

    “谁说不是呢?”

    保罗递过来口香糖,只有半片,里奥也没嫌弃,直接放进了嘴里咀嚼,两人靠着围栏,看着逐渐恢复平静的海面,一时间有些出神。

    唯独船长和船员们继续工作,相比于科考队,他们似乎缺少了一双欣赏美的眼睛,或许是因为见过了太多这样的景色,此刻已经不再稀奇,又或许是常年在海上漂泊,打磨掉了他们对于鱼类的欣赏与喜爱。

    不远处,摄像机拍摄着一位年纪大约在五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他留着金色的长发,披在肩膀上,身材十分健硕,但并不是发福那般的臃肿,皮肤晒的有些发红,拿着水杯背对大海,看着镜头侃侃而谈。

    “是罗恩斯教授么?”

    两人很快认出了来者,贾尔斯·罗恩斯,牛津大学的海洋科学教授,业界的大牛,从事海洋工作已超三十年,发表过众多引起业内轰动的论文,就连里奥,在上学时也曾上过罗恩斯教授的课程。

    二人并没有贸然的上前打招呼,站在原地没有动,安静的听着罗恩斯教授对刚才换气的虎鲸进行评价,他的声音很清晰,并没有被船体破浪的声音所干扰。

    “鲸鱼,是什么?抱歉我无法对其做出任何解释,哪怕我可以用英语,西班牙语,拉丁语,甚至是中文来对它进行称谓,但如果你没亲眼见过它,你真的无法切身体会它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

    “正如你们刚才所见,它们是深海中的瑰宝,是大自然的奇观,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身躯,以及足够久的寿命,这就是我能对各位解释的全部,如果你真的对鲸鱼感到好奇,那么你不妨来亲眼看看它。”

    简单的几句话录完,摄像机便暂停了拍摄,罗恩斯教授喝了口水,看样子是科考队员的中年男子陪在他身边,两人朝着里奥的方向走来。

    忽然,罗恩斯看到了站在围栏边的两人,挑了一下左边的眉毛,低声贴在科考队员耳边,轻声了一两者是谁,得到答案后,正好走到里奥身边。

    “张,还有格里芬是吧?欢迎。”

    罗恩斯率先伸手了,手掌很大、很厚,掌心红彤彤的,像是抹了一层辣椒粉,里奥握住时,感觉就像在于一个发烫的熨斗贴合,热力十分惊人。

    “你好罗恩斯教授,我曾在牛津听过你的公开课,你所教授的知识,至今对于我的职业生涯都有着相当深远的影响。”

    不仅仅是为了吃口饭而努力做出的恭维,也出自于里奥对于罗恩斯的敬佩,就如同他所说的,罗恩斯在十几年前的那节公开课,真的给了里奥很大的启发,并且赋予了里奥与海洋搏斗的勇气。

    “是么?那我们真的很有缘分。”

    他爽朗的笑了,将近六十岁,却看上去不到五十的男人,笑着拍了拍里奥的肩膀,只是笑容很快便失去了踪影,面容重新变的严肃,直视着里奥的眼睛,用很小的声音在里奥耳边呢喃道。

    “那么我希望你能带给我惊喜,这段时间,多提出点专业的东西,我很期待你可以跟我争论,就这样,祝你好运,张,还有格里芬。”

    “祝你生活愉快先生。”

    他走了,没再端着水杯,半杯水直接泼在了海里,还不忘使劲甩了甩杯中仍存有的水珠,对二人轻轻点头,带着科考队下属离开。

    “他在给我们机会。”

    “我知道,但我觉得这脸,咱们还是不露的好,走吧,去看看我们的房间。”

    能与罗恩斯教授在纪录片中一同分析局面,对于一位不太知名的学者来说,无疑是件露脸的事情,但这是一把双刃剑,一旦自己的分析出现失误,专业性上难以支撑,便会引起无数同行的抨击,这样的事儿屡见不鲜,共同分析与辩论,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

    他搂了一下保罗的肩膀,把放在甲板上的背包重新拎起,对着水手点了点头,跟在水手身后,走进休息区。

    ……

    之后的十几天内,他们遇到了很多次鲸鱼族群,各个品种的鲸鱼都有,甚至拍到了十分罕见的座头鲸,但那只巨大蓝鲸,却始终没有露面。

    一周后,菲尔德号开始以每小时十五节的速度大范围搜索观察圈,第十天,观察圈全部搜寻完毕,鱼探仪没有捕捉到那只蓝鲸的丁点踪迹。

    十三天后,科考队开始急了,因为气象台通知,下个月月初,冷气流会登录北大西洋,届时会引起强烈的雷雨天气,以及至少十级的飓风。

    为了安全起见,到时他们必须返航,否则海上超过十级的飓风可不是闹着玩的,危险系数相当的大。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那头鲸鱼一定跑出观察圈了,若是乐观些推测,它可能还没有跑出航线范围内,过往的船只或许还能发现它的身影,倒是倒霉一点,跑到了无人海域,才是最要命的。

    大家只能祈祷,它是个乖孩子,仍在航线内玩耍,否则,这次花费巨额经费的考察活动,基本就以失败告终了。

    十七天后,科考队一行人在开会,摄影师看着那张航海图,无聊的打起了哈欠,突然房门被撞开了,一名水手带着满脸的狂喜,一只脚站在门口,对在座的所有人大吼。

    “刚才收到了一艘集装箱货轮的无线电,东南方向,距离我们这里六百七十余海里,发现它了!视频也接收到了,额头带着被虎鲸咬出的伤痕,绝对是它!没错!”

    “nice!埃文斯,看下航线!”

    “最外围航线!”

    “水手先生,若是全速前进,我们多久能赶到地点?”

    “全速前进可以提高至三十七节每小时,也就是每小时约为六十六海里,预计十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目标地点。”

    “非常好!那就赶快行动起来!”

    十分钟后,菲尔德号开始全速前进,科考队也开始制定计划,按照蓝鲸的平均移速,以及游向的方位进行推测,计算等他们到达目的地后,那只鲸鱼大概会游到什么地方去。

    同时,里奥他们也看到了那艘货轮上船员拍到的视频,这次的视频要比之前的视频更加的直观,因为这次它换气时只距离船仅有十余米远,巨大的身体浮出水面,差不多有货轮的三分之一长,相当于十多层楼高,如此触目惊醒的体型令里奥暗自咽了口口水。

    待船只来到目标地时,已经是后半夜两点,比预计的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开启鱼探仪,声纳开始高强度的探测,但在极限距离内,它依然杳无音讯。

    这并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因为这片海域并没有探测到大量的磷虾以及可供鲸鱼食用的鱼群,为了填饱肚子,它绝对不会在此地停留。

    那么,按照科考队专家的推测,大家将目光投向了东南方向,远处,繁星布满天际,视线内的海平面上,仍然是黑漆漆一片,没有一点光亮。

    海水拍打的着船体,发出哗啦哗啦的巨响,也在不断刺激菲尔德号上所有的神经,勾起人类最深处的恐惧,前方是深海,是无人海域。

    未知,是人类恐惧的源头,无人海,不会有船只经过,没有补给,没有救援,走到这里,相当于脱离了人类社会,只能由船上这些人组建一个小社会,成为这片海域中,人类智慧的证明,而他们要面对的,是各种未知的生物,各种难以解释的现象,这一切,开始让里奥本能的感受到了不安。

    “格伦船长!燃料和物资够用吗?”

    “前天才补给完的,你忘了吗?足够我们一口气开到大陆上去!”

    “全速前进的话,大概多久能回到陆地上?”

    “九天!甚至不用九天!”

    “那还等什么,走吧!趁着暴风雨和飓风还在南大西洋,我们去把那只怪物抓回来!”

    这是罗恩斯与格伦的对话,船只动了,朝着那团黑暗奔去,不,应该说,此时此刻,他们已经融入进了黑暗。

    只是可惜,三天后,他们还是没有捕捉到那只鲸鱼的踪迹,罗恩斯开始发飙了,他把那只蓝鲸当成了执念,可理性在告诉他,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们返航吧。”

    罗恩斯下了达了命令,虽心有不甘,但这才是正确的选择,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很怕罗恩斯是个疯子,在此刻,时间不等于金钱,等于的是人命,一秒钟也浪费不得。

    可当全速行驶刚没过两个小时,回到卧室休息的里奥却听到船底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抖动。

    他被惊醒,从卧室出来,甚至忘记了穿鞋,保罗也是如此,船舱内,大家飞速朝着驾驶室狂奔,他们需要了解情况,因为这实在太吓人了。

    “发生了什么格伦船长!”

    “稍等!机工正在调查情况,斯密斯!斯密斯?听到请回答?妈的!艾伦!检查一下无线电的情况!我什么都听不到!”

    “船长!无线电失去信号了!暂时无法与外界联系!”

    无线电员大喊着回答,不停的调整着无线电的频率,额头的汗水一点点涌出,掉落在键位上,被他用颤抖的手指擦出一道道水痕。

    “船长,检查过了,发动机……爆了六个缸。”

    机工是跑上来的,剧烈的喘息着,胸口不停上下起伏,一句话被分成了好几段才表达完整,可这个消息,让所有人感觉到了一阵天昏地暗,胆子小的,如今直接坐在了地上,已经有些崩溃了。

    “妈的,不是说这代发动机功率很强吗?怎么什么鬼事情都能落在我的头上?艾伦!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清楚,连卫星电话都打不出去了。”

    船长在抱怨,不停的说着脏话,这辈子都没摊上几回发动机故障,结果在这节骨眼上,直接爆了六个缸,这么大的问题足以致命,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对其他人下达了指令,并安抚科考队员。

    “把那六个缸闭了,其他气缸尝试一下继续运转,功率调小一些,调整到五节的速度,艾伦继续调试无线电,我们可能在某个金属矿脉上,信号被完全遮蔽了,爆缸可能也是这个原因,等出了这条矿脉就好了,大副!计算一下我们距离航线还有多远,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在九天之内得到救援,这场暴雨只能追在我们屁股后面,目送着我们上岸!我们什么事都不会有,大家放心,我会把你们完好无损的送回你们的太太身边,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剩下的!疯狂的小伙子们!期待已久的战斗来了!”

    格伦船长在咆哮,安抚着人心,船员们在这一声声怒吼中,脸色发了红,他们上头了,朝着那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发起了挑战,这一刻,没有一个水手是屈服的,而科考队员们,却帮不上太大的忙,只能各自回到休息室,祈祷着自己可以平安回家。

    五分钟后,菲尔德号再次开动了,以缓慢的速度开向回家的路,大家开始欢呼,即便它的速度还不到全速时的一半,或许曾三天走过的无人海,如今需要七八天才能返回,但速度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船还能开,大家心里就有了希望。

    ……

    七天后……

    里奥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那片黑压压的云雾,实际上,从昨天傍晚开始,它就已经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并且越来越近,它逐渐追赶上了目标。

    无线电依旧失灵,缸体还算稳定,他们仍以一种不急不缓的速度逃离暴雨的追击,此刻,风浪已经变大了,波涛不及万丈,却也可以偶尔拍打到船身红色线以上的部位,甲板上,总是带着水渍。

    大量的海鸥在水面上低空飞行,偶尔停留在围栏上,将零星没有吞咽完全的死鱼残肢仍在甲板上,随后在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中,展翅飞行,快速的远离了凶险。

    “6454-1321-54216”

    他拨打了电话,即便手机上根本没有一点信号,每次的结果都是无法拨出,打从爆缸后的这几天开始,他便会经常想起蒂娜的当初挽留,他有些后悔,但多说已经无意,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拨出电话,幻想着自己的女儿是否已经会叫了爸爸。

    “里奥……”

    “嗯?”

    保罗走进他的卧室,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神情有些灰暗,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颤颤巍巍的点燃。

    “死人了。”

    “谁?”

    “马丁,潜水队的。”

    “怎么死的?”

    “自杀了。”

    “怎么会……”

    “鬼知道,玩潜水的胆子还没我们这些不下水的胆子大呢,来一根?”

    自打蒂娜怀孕后,他便戒了烟,只是如今他不紧张是假的,拿起一根叼在嘴上,还没等点燃,棚顶的灯开始急速的闪烁,变的忽明忽暗,像是电压不稳,甚至像闹鬼了一样。

    “又怎么了这是!”

    船体的晃动开始剧烈,可以预见外面的风浪到底有多大,可能……浪已经打在甲板上了吧,保罗怒骂了一句,却仍然老实的坐在凳子上不动,将火机递给里奥。

    灯彻底黑了,房间不再明亮,变的漆黑,里奥点燃打开火机,这仅有的一点光亮照出了两人不安的面容。

    门外传来哭泣声,可能大家都觉得自己要完蛋了,虽然一场飓风并不一定会让船沉没,毕竟那是概率很小的事情,但这次出海一切的不顺全部压在了胸口,导致没人会去怀疑自己即将面对沉船,以及葬身海洋的悲惨遭遇。

    可紧接着,灯忽然明亮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欢呼声,水手在走廊里狂奔,大喊着:“无线电可以用了!我们接到救援了!四个小时后!就有船来接我们了!”

    这绝对是里奥人生中最听到的最振奋人心的消息,他与保罗同时起身,打开房门,看着那即将向自己跑来的水手,兴奋的大喊。

    “真的吗!”

    “真的!一艘货轮正朝着我们这边赶来!他们来接我……”

    “咚!”

    又是一声巨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却比上一次那相同的巨响更加响亮,瞬间,里奥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这次……发动机应该全爆了。

    剧烈的振动,直接把里奥摔在地上,一瞬间,里奥便觉得眼睛有些发黑,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保罗则压在他的身上,这更让里奥难以呼吸,但这都是小问题,但是那名水手就不是那么幸运了,巨大的振动以及巨浪的拍打,让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一头砸向了里奥身旁的铁管上。

    鲜血崩了里奥和保罗一脸,走廊里,红色的警示灯闪烁成一片,船舱内飘起了浓烟,带着烧焦轮胎的难闻气味,令人作呕,两人连滚带爬,并大声的尖叫,连魂儿都被吓飞了。

    “别叫了!快跑!要着火了!”

    有人拎着里奥和保罗的衣领,将两人拽起,玩了命的朝着甲板奔跑,听着声音,像是罗恩斯教授,但此刻里奥二人根本没有时间去确认。

    直到跑到甲板上,里奥这才确定,确实是罗恩斯教授,只是三人脸上都乌漆嘛黑的,要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波涛狂涌下,船体开始剧烈摇晃,众人只能趴在甲板上,尽量寻找一个平衡,不至于被甩进海里去。

    同时,不断有人从船舱内跑出,剧烈咳嗽后,也模仿起了里奥三人,趴在甲板上一动都不敢动。

    “别趴着装死人了!快拿救生艇下海啊!”

    “下个屁海啊!浪这么大!下去直接就没影了!”

    “那也比在甲板上等着被火烧死,或者等着被水淹死强!船漏了!剩下十二个缸!全他妈的炸了!船底炸出个大窟窿!不用十分钟船就他妈沉了!”

    “站都站不稳!怎么放啊!”

    “艾伦!把消防管拿过来!拴在腰上!救生艇足够!大家别着急!都能跑!快一点!不然一会气压阀一定会爆炸!到时候就一块见耶稣吧!”

    没过多久,消防水管和桅杆上的绳子都被拆了下来,先由身强力壮的潜水队们上前放救生艇,等到自己坐好,就把绳子扔回去给第二个人。

    很快,绳子就被抛到里奥面前,他拿起,拴在腰上,准备一口气奔向救生艇,但在半路上,迎接他的,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巨浪。

    “里奥!”

    他被直接打的飞了起来,砸在围栏上,一阵剧痛,却也只能忍痛爬起,趁着下波浪花来临之前,成功坐上了皮艇,并穿好了救生衣。

    “你吓死我了!万一你出事了,你让我怎么跟蒂娜交代!”

    “别他妈万一了,一万都有了,还想着怎么交代了?说不定这次我们两个都他妈的交代在这儿了!”

    “说点好听的!”

    “我他妈祝你生日快乐!”

    一船六个人,共十六艘救生艇,被下放在水面上,随着波浪渐渐远离菲尔德号,一滴雨水砸在头上,里奥抬头望了一眼,此刻,乌云已经降临在了他们头上。

    船上开始燃烧起火焰,熊熊的烈火烧炸了一块又一块玻璃,火舌从窗口伸出脑袋,对着在风雨中漂泊的众人狞笑,随后,是一声剧烈的爆炸,正如大家猜想的那样,气压阀爆炸了,一瞬间,众人的耳朵里只剩下嗡鸣。

    紧紧的拉着扶手,并不断趁着波浪的空档,将海水泼出皮艇外,一波又一波巨浪不仅仅让人难以呼吸,甚至被砸到晕眩。

    “小心!”

    里奥这艘皮艇上,一人被砸晕了,皮艇跟随着巨浪升上高空,又重新掉落在海平面上,这人直接被甩飞了出去,里奥就这么亲眼看着他落入水中,随后不见踪影。

    一个又一个人就这样葬身大海,对于所有活着的人都是一种极大的恐惧,他们不敢看,只能死死的闭上眼睛,在电闪雷鸣下,装聋作哑。

    不久后,存留下来的人,便只剩不到三艘皮艇,可这场风雨还远不到停歇的时候。

    “呜……”

    “什么声音?”

    他脑中开始疑惑,这声音太熟悉了,就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大脑开始飞速运转,随后他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鲸鱼!!!!”

    他撕心裂肺的呐喊,却被这陷入疯狂的海洋掩盖,他睁开了眼,低头望向海底,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海面下浮起,带着孤寂的悲鸣,喷出一道数米高的浪花,额头上,是一道被其他动物撕咬后留下的伤疤。

    这家伙绝对不止三十二米……

    一切声音都消失了……里奥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它从海面跃起,遮挡住了月亮,他就在阴影下,望着它洁白的肚皮,然后……三艘皮艇被它压在了身下。

    ……

    “四月十日,为调查与保护史上体型最庞大的蓝鲸,国家地理杂志社组织各国优秀海洋学家十七名,专业潜水队员三十名,摄制人员二十名,乘坐菲尔德号科考船前往北大西洋,却因为发动机故障后遭遇飓风“林肯”,导致菲尔德号沉没,目前专业打捞团队已发现菲尔德号残害,确认共计二十一人不幸遇难,九十二人失踪,经打捞团队核实,菲尔德号残害距离远洋航线只有不到六海里,详细经过稍微会为您播出,bbc新闻为您报道。”

    “……”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