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派对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派对

    陆泽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去动物园找一份饲养员的工作,他本以为这辈子跟都不会跟这个职业挨上边,毕竟这份职业就算是系统课程中也没有学过。

    其实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喜欢照顾小动物的人,理由是普通的宠物总是与掉毛这个让陆泽头疼的词汇分不开,要不是当初与瘸子相遇时意外的与陆泽有些投缘,或许陆泽到现在也不会养什么宠物。

    一想到自己会去动物园收拾动物粪便,给它们梳理毛发,陆泽就不禁有些头疼,其次,万一要是养几头狮子老虎之类,一旦没照顾好,这些猛兽发了狂,他也很难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就算陆泽的心理再怎么抵触,《流放》主角的人物设定也确实需要较为丰富的动物学科基础,并且剧中还有与野兽相处的大量篇幅,这都是陆泽绕不开的。

    人们总会对一些事产生莫名的厌恶,比如有些人讨厌洗碗,有些人讨厌洗内裤,有些人则两样全占了。

    这不是几句开解就能释怀的,毕竟是长久以往的人生经历和生活状态造成如今的结果,但……陆泽没有拒绝米奇的决定,而是选择了接受,原因很简单,四个字而已。

    拍摄需要。

    他对于电影事业的初心从未变过,一直力求自己能做到最好,尽管这份工作是自己从未从事过,并且是有些讨厌的,可只要剧本人物需求摆在这,他都会克服心中不喜,乃至于心理障碍,然后把这份对于职业的不喜压抑在心里,或者……干脆变成自己喜欢的事,这才是电影人的基本素养。

    “好吧。”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虽然我也讨厌满是臭味的毛发,还有那些反胃的排泄物之类的,但……工作就是工作,在这点上你确实比我强,至少你不会抱怨。”

    米奇对于陆泽不太喜欢宠物毛发这件事是知晓的,之前他带着自己父亲养的金毛回家时,他就看到陆泽把狗毛收集起来扔进垃圾桶,随后去卫生间好好的洗了个手,或许除了他自己养的那只丑猫外,其他任何的动物都不会得到陆泽的喜爱。

    “行了,这件事还早,到时候再说,你也收拾一下吧,打扮的帅点,看咱们组演员对你崇拜到不行的样子,说不定你可以把苏西、崔丝蒂、朱利安打包带回家。”

    看着米奇从沙发上站起,双手捏着比心,摇晃肩膀,跳着自创的骚包舞步,陆泽已经明白,今晚米奇可能不会回公寓了,不……可能今晚回公寓的只有他自己。

    ……

    “威士忌,杜松子酒和白兰地。”

    “用玻璃装非常方便。”

    “我试着走直线,用酸醪的便宜酒。”

    “来跟我一块喝一杯,把声音搞响点。”

    在英国开趴体,年轻人大概都会现在如今大热的电子音乐,而年纪大些的呢?想来想去,终归还是摇滚最合适。

    不是那种软绵绵中带些阴郁的英伦摇滚,而是只属于硬汉子的硬派摇滚,如果你不知道听什么,更不知道趴体时放什么,那来首acdc的歌准没错,只要你不穿皮裤就可以跟着一块嗨起来,如果你穿的是皮裤,那你这个人就是有点问♂题了。

    派对终究是没在狮心酒吧举办,因为派对并不是米奇掏钱,而是投资人举办,再说现场这帮演员也对那种人多眼杂的小酒吧比较忌讳。

    或许是监制把拍摄情况如实做了汇报,对于投资项目如今快速落实,投资人自然很高兴,这场趴体他也是出了血本,把自己不经常住的那间庭院式别墅拿出来做了娱乐场地,把能住下七八十人的大别野弄得跟迪厅似的。

    从其他住所抽调过来整整四十名佣人早已把吃食和酒水铺成了长龙,性感的模特们是被一辆辆客车拉过来的,换上比基尼,在泳池中娇笑着向客人泼去点点的水花。

    三十名西装革履,带着耳机的西装壮汉在围墙外展开了地毯式搜索,把所有鬼鬼祟祟的行人清理干净,确保宾客们今晚能玩的尽兴。

    至于陆泽四人,一进别墅就彻底玩开了,一下午的精心打扮都做了无用功,早已醉的没了形象,走直线都成了难题。

    “靠!又犯规了!陆泽!到你了!”

    一楼的娱乐室摆放着一张斯诺克球桌,此刻陆泽正与米奇展开一场半斤八两的菜鸡厮杀,白球落袋罚一杯,犯规罚一杯,一盘球局整整打了一个半小时还未结束,让身边捧臭脚的模特们都看的直打哈欠。

    白球重新摆放好位置,陆泽用一只眼瞄准中袋旁的一颗红球,没什么难度,顺利打进,只是白球停的位置不好,架杆陆泽又不会用,只能趴在桌上瞄准下一刻粉球,出杆!一张绿色的台布被球杆挑起,白球也被挑飞,直直的砸在米奇鼻子上。

    见米奇捂着鼻子蹲在地上一动不动,陆泽脑袋被酒精泡断了一根弦,也没想着问问他怎么样,只是想着把球桌打坏了该罚多少酒,端起酒杯连喝了三杯,对递酒的美女笑笑,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屋内满是一对对**的男女,目不斜视直径走向卫生间,推开门,刚想脱裤子拉闸,却见一男一女在卫生间背对着陆泽站着,听见开门声,一回头,手上还拿着锡箔纸。

    陆泽一下就醒酒了,这玩意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人弄,但想着是在国外,就算他报警,这点小事也会被投资人压下去,反倒是自己会让投资人难堪,怎么想都是吃力不讨好,皱着眉在两人脸上打量两眼,轻声斥责让两人把不该弄的东西收起来,不然后果自负,便转身使劲关上了门。

    他想冷静冷静,所以去了后院安静的角落,角落里有一条秋千,他坐上,点了根烟,今晚不知怎么,居然星星特别亮,他仰头,入眼便是大片星光。

    一男一女搂搂抱抱,嬉笑着匆忙朝角落走来,见到秋千上坐了一人,吓了一跳,嘀嘀咕咕念叨着什么转身离开,估计是没说什么好话。

    这并不是在卫生间内的那两个人把陆泽吓到了,在系统空间中,他可是所有毒贩子的顶头上家,每年出货是要按吨算的,看见俩老外碰这东西,他早已见怪不怪了,但这也难免会让他产生一些思考,每次拍完戏之后的放纵狂欢真的有意思吗?如果没有任何实际意义,那干嘛不去拒绝?

    他思考了很久,这才突然意识到,如今的自己与刚出道的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差别,需要去参加一些没什么意义,但又拒绝不了的酒局。

    说到底,他一如二十四岁的自己,刚刚展露头角,被新人这个身份限制住了,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有了答案,所以,他对于《往生》开始有了展望,或许破局的关键,就在这部电影上。

    陆泽在反思,而别墅之外,却有人干着急,她听从了陆泽的邀请,来参加了这次晚会,换上了粉丝蕾丝的小晚礼服,圆头小牛皮鞋的鞋与地面敲出了哒哒的悦耳声响,只是……她不是在跳舞,纯属是安保不让她进。

    “很抱歉小姐,这里是私人场所,如果您是应邀参加派对,请联系您的受邀者,如果没有,请您离开。”

    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女人想凑过来钓凯子,所以安保并不相信她的话,而且这五短身材的女人在西方人眼里确实跟小萝卜头子似的,没啥吸引力,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安保带点小傲娇的四十五度角仰望起了路灯。

    西方人平均身高据调查在一米七五左右,能当上安保的至少要在一米九以上,这种庞然大物给了王梓萱不小的压力,毕竟抬头跟人说话,跳起来只能踹到人膝盖的感觉确实不是很美妙,她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到路边,把pinko包护在肚子上,给陆泽打了一个电话。

    一个电话,没接,她有点慌,两个电话,没接,她有点着急,三个电话没接,她想回去了,第四个电话,有人接了,但却说着一嘴的英语。

    “你好,陆泽没带手机出去了,等他回来我会转告他,就这样,拜拜。”

    “等一下!”

    米奇语速很快,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见他要挂电话,她急了,声音大了点,有些心虚的回头望了门口的安保一眼,生怕安保把她当狗仔给揍一顿,见安保没看她,这才松了口气。

    “又干嘛?”

    “我是陆泽的经纪人,今天刚到英国,受他邀请来参加晚会。”

    冰袋被随手扔在桌上,把两个染血的棉团从鼻孔拔出,摸了摸鼻孔,确实没有血了,米奇所有所思的笑了笑,拍了拍肚皮,啪啪两声!

    “女的?哈哈哈哈,我知道了,老实在门口等着,别玩手机,不然安保可不管你是男是女,要是被当做记者,肯定先揍你一顿,再把你手机砸了,我马上出来。”

    出了房间,蹦蹦跳跳走出别墅,看的旁人有些纳闷,刚才被陆泽使用暗器砸成那个死样,如今满血复活了,像个狗似的嗒嗒跑出去,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走出院外,他还真就看见了一女的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起初他笑了两声,觉得这女的有点傻,但笑过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兴趣。

    围着她转了两圈,大拇指抵住下巴,米奇打量着她,纳闷的问了一句:“你成年了?”

    “我是九五年出生的,有问题吗?这位先生。”

    “没,就是看不出来,只看出来你有点蠢,跟我走吧,咱们进去。”

    西方人语气普遍比较自信,没华夏人那般谦虚,而米奇更是称之为自大也不为过,他不介意在陆泽面前出洋相,不介意被陆泽当做笑料,因为他认为陆泽跟他站在同一高度,他们是一类人,但在他人面前,他仍然高傲,就像他曾经对待难民,像是对待狗一样。

    而王梓萱进了别墅后便打了个哆嗦,曾经跟在陆泽身边也算是见了不少的世面,可她真没见过如此奢靡的派对,毕竟国内玩这套的很罕见,如此的酒池肉林,就算是富家公子,绝大部分也不会这么招摇。

    见到依靠池边托起胸口的模特,再对比起身材平平的自己,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像是成人玩具和芭比娃娃一般巨大。

    但她没有羡慕,更没有嫉妒,因为她看到了这帮模特在水中泡出发白褶皱的手指,如此的生活,将心比心,她们真的不一定会快乐,她只是担心陆泽在这种环境下会学坏了。

    “给我一瓶啤酒,一瓶果汁,谢谢。”

    侍应给了米奇所需,他就带着王梓萱坐在泳池边,观赏着美女,心里想着事情,说实话,他看不上王梓萱,因为一个字,嫩。

    他知道王梓萱跟了陆泽七年,但那又怎么样?如今陆泽对于经纪人的挑选必须要谨慎,而王梓萱呢?在他眼里明显是不合格的。

    朋友的朋友对他而言不一定是朋友,朋友的优秀朋友才是他的朋友,他喝了酒,有点控制不住想要逾矩,但他也知道,这是陆泽的选择,而他,没有权利帮陆泽做出选择,他能做的,只是劝说,而非强制。

    不过……他也可以让她知难而退,欧美的娱乐圈,真的没那么好混。

    “弗朗西斯的经纪人谈判你知道吧?手腕真的很高超,四年一点五个亿签下了彪马代言,这可是远超弗朗西斯该有的身价。”

    “杰森的飙车事件,处理的非常好,经纪人的淡化处理做的非常到位……”

    “布兰妮的绯闻男友你知道吗?据说挺丑的,不知道布兰妮怎么看上的他,事发之后脱粉情况也很严重,她经纪人完全就是个傻逼……”

    要说这是旁敲侧击,很显然,并不是,但他也没攻击这个一米五出头的女孩,只是一直聊啊,聊啊,聊到她眼中没了神采。

    “你很可爱,不要去管其他人的审美,我不是老外,我父亲是华夏人,我也是华夏人,我只是出生在英国而已,所以我说的是真的,但我想说的是,在欧洲,越可爱的人,生活就越被动,我们只能让自己凶一点,让自己壮的一点,或者……让自己更符合他人审美一点,我们才能活的主动,但你可以做出改变吗?可能我说的有些言重了,你是陆泽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该去鼓励你,而不是去否定,总之,我很期待你的改变,因为不改变,懦弱会被人连骨头带肉被吃掉,算了,不说这么多,利物浦欢迎你的到来。”

    两人碰了杯,没说话,米奇朝着身材最靓的模特吹了声口哨,这位美女也回送了秋波,只是……看着陆泽从后院走了出来,米奇的脸色就猛的变的通红。

    “狗贼!拿命来!”

    人字拖被甩到一边,被台球砸哭的糗事让他更加愤怒,弯腰闷头朝着陆泽冲去,只是……他想的有点多,就算陆泽没有系统人格的帮忙,他也是学过拳击、散打、柔术、泰拳等一系列拳术的。

    搂住米奇的腰,猛的一抬,在他人瞠目结舌中,陆泽直接把米奇大头冲下扔进了泳池中,见米奇从泳池中挣扎的站起来,陆泽这才拍拍手,坐在了王梓萱身边。

    “我手机落屋子里了,没接到你电话,米奇带你进来的?”

    “嗯……”

    “他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王梓萱摇了摇头,因为米奇确实没有对她进行人身攻击,只是出于对自己的弱小,她本能的感到了郁闷,两人没说话,陆泽拿过一瓶啤酒安静的喝着,看着米奇与那位模特搂搂抱抱,突然,耳边传来了言语,比蚊子声大不了多少,但语气却很坚定。

    “陆哥……我会努力的。”

    “好,那就加油。”

    “……”

    “ps:推荐一本好py的书,挺搞笑的玄幻无敌类爽文,《我养的宠物都是神》,我已经在追读啦!锁定舔狗白浪(非错字),我们本章说中见!最后,一句迟来的祝福,中秋节快乐!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嘛,不耽误,不耽误,我们生活在同一片月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