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擒熊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擒熊

    “请问我们的座位在哪里?好的,谢谢你女士。”

    位置已经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找到了,今年的场地设计与以往不同,不再是剧场式一排排的翻座,而是如同宴会般的席位。

    两人的席位在第三排圆桌,稍微有些靠右,奇怪的是,其他获奖剧组并没有跟米奇二人相邻,而是在第三排的最左面,中间的这段距离,则是被一帮名家宿老分割开。

    这种排位方式很特殊,但放在米奇身上就显得并不特殊了,至于原因嘛,大家都懂,就算是已经落座的名宿们,见到米奇时也是爱答不理的,估计曾经没受过挫的米奇在这些老前辈面前也是膨胀的厉害。

    如今的他也算是为曾经的年少轻狂买了单,咽下了自己种出的苦果,如果是自己来的话还好说,可让陆泽也跟着一块遭罪,他心里多少也会有些不好意思。

    打了几个眼色,陆泽受到了米奇传输过来的信号,摆摆手,显然没有放在心上,坐下后,趁着仪式还没有开始,偷偷在桌下摆弄着手机,回复起国内朋友们对他的祝福。

    之后拍了张会场和自己的照片,上传到了微博,如今他已经没有了团队,维持粉丝粘度这种事还需要他亲力亲为,从陆泽复出开始,他发微博的数量甚至要比之前那些年的总和还多,虽然这半年来才发了不到二十条微博而已……

    直到把联系人信息翻到最底部,陆泽突然发现陈永斌居然也给自己发了消息,祝福自己在柏林取得一个好成绩,陆泽自然不敢怠慢,迅速回了消息,表达自己的谢意,本来以为事情就算彻底告一段落,却没想到手机却再次震动,打开一看,又是陈老师发来的消息。

    “大概什么时候回国?电协今年有几个干部退休,我推荐了你,这次就是想问问你的意见,看看你想不想往这方面发展,如果有这个心思,等你回国咱们好好谈谈。”

    这一条消息发过来,陆泽虽然没有失态,但确实是被吓到了,电协!电协啊!全名不是电子信息防诈骗协会,是华夏电影家协会!

    一个由国家创办,已有七十年历史的协会,负责的主要职能就是推动电影行业发展,设立行业标准规划,设立国内奖项,对电影行业从业者予以表彰,协调各地影协联系,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艺术交流,是华夏电影行业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也是那些对仕途有所展望的从业者的最终极梦想。

    陆泽想都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有几率进入电协,毕竟协会的人员全部是体制内的名宿泰斗,全部都是学院派大佬,对于体制出身,师从何人都非常的有考究,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是出身顶尖院校,没演过正剧,师父也非正统,人家根本就不带你玩。

    而陆泽呢?虽然入选了国家二级演员,正式入了党,也演过正剧《找到你》,但他的出身不行,他就是一草根,而且走的是商业路线,就这一条,人家就能直接给陆泽驳了。

    如今为什么有门儿?跟陈永斌有绝对的关系,要不是作为电协主席的他拉了陆泽一把,这种好事儿陆泽想都不用想。

    陆泽真的被感动到了,不单单是因为这一件事,打从刚认识陈老师开始,二级演员他给自己投了关键性的一票,随后在与乾世嘉的矛盾中为陆泽站台表态,以至于这两年乾世嘉连一个国内奖项都没得过。

    这次又把陆泽推荐给了电协,这些恩情你让陆泽如何能还清?而陈老师这么帮衬陆泽的目的呢?只不过是欣赏陆泽这个年轻人而已,他虽然教过陆泽话剧的表演技巧,但顶多算是有个师徒之实,却没有师徒之名,这样的老人,他自然心中感激。

    有机会进电协,进还是不进?傻子才会选择不进,而且这是陈老师给的机会,就这么给否了,也难免会让老人家失望,无论从那个方面考虑,进入电协对他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大拇指剐蹭了几下屏幕,打字回复。

    “我听陈老师您安排。”

    这种事不能说我哪天回去,像是人家给你带好事儿,还得等你有空似的,最好的回答就是听对方安排,对方让什么时候回去,二话不说起身就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电影节此刻已经开幕,在嘉宾和买票观众的掌声与欢呼声中,德国的国宝级歌手率先出场,演唱了一首十分欢快的歌曲,当然,陆泽因为在思考电协的事情,并没有听的进去,等到手机震动后,迅速的亮起手机屏幕。

    “人事调动还需要一段时间,目前干部们也没有离职,正在交接工作,金鸡奖的前期工作也得由他们经手做完,大概三四个月后,你再过来也来得及,现在你开始接国外的片子了,就得拿出十二分的态度去拍,别给华夏演员丢人,还有,国外不抵家乡,注意安全。”

    “一定,陈老师您放心。”

    等待了两分钟,手机没有再次震动,望向舞台上,如今已经开始颁奖,把手机放回西装内兜,为非主竞赛单元的获奖者鼓掌祝贺。

    灯光照耀台下,高脚杯中的液体晕成其他色彩,端起放在鼻尖前轻轻一嗅,确定是水后喝了一口,双手在脸上反复的搓揉,平复下心情,才把注意力集中在舞台上,电影节,才是今晚他最重要的事情。

    ……

    纪录片、短片等非主竞赛单元奖项结束后,是主竞赛单元的小项,例如服装、拍摄、音乐、视效、后期等奖项,根本不用想,陆泽也知道这些奖项跟《效应》没有一点的缘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样样精通,要知道剧组的筹备工作和后期剪辑工作都是由陆泽和米奇二人完成的,剧组就那么大,没有行业顶尖的大师级人物做帮手,以两人的能力获得这些小奖自然十分困难。

    陆泽就不说了,除了演戏,其他的东西只能说是会,算不得擅长,米奇在服装上的造诣不高,对于色彩的运用同样不敏感,音乐方面由于资金问题,他们只能选择过了产权保护期的大师作品,起到了一个气氛烘托的作用。

    拍摄也限制于器材,并没有拍摄出很好的效果,至于后期嘛……一个家用笔记本剪辑出来的电影,能保证故事的流畅性与代入感,已经非常值得鼓励了。

    两人也不是奔着这些奖项来的,见一座座奖杯交递给一位位眼含热泪的获奖者,心中没有丝毫的焦急不耐,直到进行了最佳编剧奖的角逐,随意低声交流的两人才算正经了些。

    台上两位颁奖人谈笑着,开了一个隐晦的黄腔,拿起信封拆开,故意伸手抖了抖袖口,装模作样的撇了一眼台下的众人,笑容逐渐失真。

    “获得第七十五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编剧奖的是……”

    “米奇·泰勒!”

    “Yes,说实话陆泽,我就喜欢这个时刻。”

    立腕轻轻一甩,伴随着轻声的自我庆祝,米奇在闪耀的灯光中起身,带着笑容张开双臂,毫不避讳他人注视,带着一丝自负,向陆泽表达此刻的喜悦。

    “说的像谁不喜欢似的,上去领奖吧。”

    仰头注视这小子,陆泽轻轻为他鼓掌,人们允许天才自负,因为他们认为天才都是自负的,而米奇也在被包容的行列里,或者说,他已经重新回到了被包容的行列中。

    大步的迈上舞台,跟两位颁奖人握手后,接过奖杯随手放在讲台上,他当着大家的面才整理自己的服饰,最后清了清嗓子。

    “哇哦~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我很高兴今晚可以重新站在这个位置上,当着大家的面发言,我是米奇·泰勒,你们熟悉的那个米奇·泰勒,而不是新闻里毒驾的瘾君子,非常感谢评委组把这个奖项给我,我真的没有嗨大了拿枪威胁过他们,哈哈,真的……感慨良多,关于电影的感想,我觉得这是我获得最佳导演或者最佳影片是才该说的,现在只想对在座的各位说,我一定会不断的超越自我,拍出更多更好的电影,希望每年都会站在这里,拿走一座又一座奖杯,与各位共勉,致敬我热爱的电影艺术,谢谢。”

    典型的米奇式发言,没有过多的感谢,只有对未来的展望,透着一股不怕万众敌视的自负与傲气,像是在说,在他面前,所有人都是弟弟,亦如陆泽第一次见他一样,一点也不怕得罪人,陆泽听他这么说,也只能苦笑。

    他就这么潇洒的下了台,在所有人透露出的不满目光中,大摇大摆,像是一个胜利者在炫耀他的新玩具,直到返回座位,才收敛了些,因为他的傲气不是傲给朋友看的,只是像小孩一样对陆泽炫耀,仿佛在说,你看看这是啥?

    或许节目组也感受到了台下众嘉宾的不满,米奇下台后便没有太多的镜头,下一个奖项,最佳女主角奖在颁奖时则放慢了些速度,像是给获奖者一些补偿,让大家倾听这位奥地利女人拍摄电影时的心路历程。

    直到女人哭哭啼啼的离开,与陆泽有关的对决也正式打响,影帝和影后在普通影迷眼里的地位仅次于最佳影片,甚至地位还要在最佳导演之上,毕竟谁也不爱看一个油腻的老头子在台上笑眯眯的领奖。

    从十五分钟前,柏林电影节的直播收视率开始攀升,网络话题也不断突破原有热度,产生了大量的话题。

    在万众期待中,知名歌手献唱完毕离场,一男一女两位颁奖嘉宾上场,男的陆泽有点眼熟,应该之前看过他的作品,但由于他的胡子太密集,导致陆泽完全认不出来,而女嘉宾却让陆泽有些惊讶,正是柏林艳后,卡米亚·许古拉。

    卡米亚的人气明显压了男嘉宾一头,得到了大家热烈的欢呼,在男嘉宾的谦让下,她率先开口感谢今年为电影事业作出卓越贡献的电影从业者,与男嘉宾开了开玩笑,便通知大荧幕播放提名四人的电影片段。

    “获得第七十五届柏林银熊奖最佳男主角提名的有……《死于地底》丹尼斯·布朗(丹麦):我听见……哑巴在唱悲伤的歌,老人牙牙学着语,物质上的贫穷造成精神上也不会富裕,反而富有的人总会在出生时就找到人生的意义,没有那么多的倾听,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怜悯,如果要我在生活面前加一个恰当的词语,那么……一句他妈的足矣。”

    “《矮人》马库斯·尤里安(德国):我为什么要在马戏团做一个小丑!我为什么要像畜生一样充当人们的笑柄!我为什么每天努力工作却还是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为什么我长着生·殖器却没有人把我当做是个男人?就因为我是侏儒吗?就因为我是一个还没有正常人腿高的怪胎吗!操·他妈的!摩根!告诉我,这公平吗!”

    “《喜鹊春天还会来》马歇尔·德卢卡(意大利):我想……我可以去喝点酒,然后找一个漂亮的女人风流快活,为她花光我身上所有的钱,给她买她喜欢的首饰,只为了她尖叫着还给我一个热烈吻,像个男人一样跟情敌决斗,结局怎么样我不在乎,因为我知道我很难挺过这个冬天,但……喜鹊春天还会来。”

    “《效应》陆泽(英国、华夏):从而,你将拥有尊严以及自己的信仰,你与猪,与狗,与牛,与羊,与其他人,其他的世界上任何一种生命都不一样,你就是你,一个独立的个体……你的思维值得被人赞扬,你可以运用知识去捍卫你的权利,甚至可以与死亡抗争。”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龙争虎斗,虽然《效应》在IMBD的评分现在仍达到了9.1,但其他的电影也不弱,依次往下分别为8.3分,8.8分和8.1分,其中《矮人》更是成为了今年德国院线的爆款。

    相比于陆泽饰演的凯尔,马库斯饰演的侏儒症患者在视觉上要更有张力一些,因为他的身材并不是依靠特效完成的,他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一名侏儒症患者,而这部剧本,其实就是以马库斯的祖父为原型改变而来。

    要论表演能力,陆泽在其中是当之无愧的大哥,每一幕,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甚至是每一个眼神都捏的恰当好处,而马库斯则是第一次饰演男主角,入演员这行的时间也比较短,表演能力照比陆泽来说要低两到三个档。

    他能跟陆泽拼的底牌有两张,首先他占据了主场优势,德国本地人出身要比陆泽这个外来户更加讨评委组喜欢,其次就是评委组多少会给马库斯点同情分。

    说出来不好听归不好听,但要是不给同情分,德国民众反而会不满意,作为商业性质,由公司创办的电影节,他们还是得考虑到大众的以及媒体产生的影响,所以在结果没有被宣布之前,场内的气氛还真有点扑朔迷离的味道。

    这种情况下,陆泽当然会不由自主的朝着自己的竞争对手望去,却没想到隔着三个桌子的马库斯早就将目光停留在了陆泽的身上,二者一对视,陆泽能在他眼中看到浓郁的化不开的敌意。

    由于身材原因,别说主角,就算是配角,一百个剧组里也未必需要一个患有侏儒症的角色,所以马库斯的演绎生涯走的十分坎坷,吃不上饭都是常有的事儿,现在能有就会竞争金熊影帝,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机遇,起码能在欧洲坐实他第一矮人演员的身份。

    一旦他真的获奖了,片酬自然会大涨,这样一来生活压力就减小不少,甚至还可以存一笔钱面对侏儒症患者到中老年时极易产生的各种病状,换句话来说,这座奖杯就是他的救命依仗。

    陆泽十分理解马库斯的想法,《矮人》这部片子他当然也看过,片中对于患者中老年时期的并发症描写的极为详细,对于马库斯将来会面对的病痛折磨,陆泽自然是同情的,但这不是他让步的理由。

    首先获奖不是由他决定的,而是评委组,他不可能因为马库斯就谢绝了官方颁发的奖杯,这是非常得罪人的,就算他在同情马库斯,他也不可能这么做,不然得罪了主办方,人家会不会把自己不要的奖颁发给马库斯都两说,也可能导致他这辈子都与金熊奖杯无缘了,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只能刻意忽视这双敌视的眼睛,友好的对马库斯点点头,转过头来等待卡米亚的开奖结果。

    信封被打开,卡米亚面容温柔,轻轻挽了一下发丝,前走两步贴近麦克风,环视会场一楼的所有嘉宾,像逗闷子一样大喘气,在人们心跳到嗓子眼的那一刻,呼喊出第七十五届柏林金熊奖,最佳男主角银熊奖杯得主的名字。

    “我宣布获得最佳男主角银熊奖的是!……陆泽!”

    别管自身真实疾病带来的张力给予观众多大的震撼,也别管评委组给没给感情分,最终……还是陆泽赢了,实力差距就摆在这儿,马库斯撵不上,那他输的就不冤。

    再次看向马库斯时,他十分的失落,被《矮人》剧组的其他主创人员安慰着,陆泽看在眼里,多少也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这时候绝对不是过去道歉的最佳时期,陆泽只能选择视而不见,在米奇的祝贺中缓缓起身,整理了仪表,大方的接受嘉宾们的掌声祝贺,三步两步便登上舞台,在卡米亚手中接过银熊奖杯,至此,属于陆泽的第五座影帝奖杯……到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