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柏林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柏林

    “提名已经公布了,丝毫不出意料,你和我都中了,并且公映的效果非常好,很多人投了我们一票,我跟评委组的成员凯恩有些交情,得到了一点内部消息,虽然没透露具体的获奖人选,但能看的出来,评委组还是比较偏爱我们的,对了,你定的几点的飞机,我好安排车去接你。”

    “航班显示是三点十七分降落,但今天刚下了一场雨夹雪,不知道利物浦这边的航班会不会延误。”

    铅笔无意识的在笔记本上游走,不局限在一行之内,画出了一团纠结的黑色毛线,手掌底部沾染了铅渍,又把整张纸均匀涂抹的暗了几个色调。

    铺满桌面的废稿使整间屋子的风格感染的稍显凌乱,左手放在耳边扶着手机,右手仍在作着这幅毫无意义的画,头却望向天花板上静止的风扇,显然,他的思想不在电话这端,也不在电话那端……

    他的精神没有问题,在与城內人的感情不断升温后,一切会干扰他精神的障碍全会由他们来摆平,如今这幅模样,只是过渡沉浸他笔下荒诞的世界而已,关于这点,城内人管不了,他可以抑郁,但没可能疯,所以他现在抑郁。

    “好吧,今天下午四点还有一场公映以及我的采访环节,所以我不能去接你了,不过车已经安排好了,我把电话号码用短信发给你,到了柏林直接打电话联系接你的人就可以,我这边有事要忙,先挂了,拜拜。”

    “咚咚咚……”

    时间走到中午十二点,立式时钟的摆锤开始摇晃,敲出很大的声响,提醒着陆泽他准备出发了。

    办公室原本没有时钟,这座时钟实在米奇公寓附近的二手古董店内买的,价格不贵,因为英国如今也可以买到新的,二手的老款加上没有名人使用的证明,根本卖不上价钱。

    不过陆泽倒是对这款钟很满意,外表虽然有些老旧,但内在毫无问题,最重要的是,老陆家原来也有一款类似的钟,虽然与他现在买的这款比起来像是缩小版,只能挂在墙上,但仍需要上发条,十二点和六点也会敲出相同的声响。

    买这款钟最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看时间或者装扮办公室,而是当做一种回忆,一种纪念,因为小时候的他,最喜欢的就是给时钟上弦,聆听发条转动时,那咯噔咯噔的声响。

    虽然这款钟上没有鸳鸯图案,没有幺鸡,失去了很多华夏的风味,只是实木刷着棕色油漆,看起来古朴、厚重,但起码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年纪大了,看到什么儿时常见,如今却不常见的东西时,总会驻足多瞧瞧,多看看,甚至希望拥有它,这种怀旧情结在正好的时间、正好的地点出现,最是能打碎时间的链枷,放出那份独属于你的美好回忆,所以……偶尔矫情一下也不错。

    撕下这页满是黑线的纸张,搓成团,拎起垃圾桶把所有的废稿清理干净,他起身,推开窗,雨夹雪过后是放晴的天空,微风稍凉,吹的白色衬衫领口摆动,烦恼丝背在脑后,想要把风拦下,却被他约束,任风穿过,丝毫不曾逗留。

    照看道具仓库的老人清理着积雪,偶尔拿出怀中捂热的铁酒壶,抿一口威士忌,紧了紧棉衣,面无表情的继续工作。

    院外一个女孩在路边等待,直到一辆老款轿车停下,男孩体贴的为她调整好副驾驶座位,随后两人旁若无人的在车内亲吻。

    一位经济条件不是很好的黑人母亲正怒骂着她的三个年幼孩子,一直骂到自己流泪,抱着三个满脸花生酱却表情懵懂的小黑孩哭泣。

    前人贴的广告会被社区清洁工清理,难民抢劫犯被警察逮捕,流浪汉拿着被施舍的零钱换了汉堡,而清理完的社区留言板依旧会被贴上广告,难民出狱后还会继续抢劫,流浪汉吃完这顿还会趴在那里等待下一份零钱,那么这世界是变化的,还是不变的?

    它到底是如同晴空一般清澈,还是如同《往生》中描写的那样污秽?

    他站在窗前思索许久,转身到老板间洗干净手上的铅渍,挑选了一条灰色领带系好,套上蓝色西装,回到桌前将那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连带着剧本放入公文包,关上窗,拎起行李,离开办公室,只剩钟摆的秒针依旧坚定不移的朝着下一秒前进。

    其实他这一周一直在思考,也得出了结果,结果是……没答案。

    ……

    他的运气不错,机场工作人员迅速把积雪清理干净了,航班并没有延误,一点四十五分,飞机拔地而起,飞向了一片蔚蓝。

    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英国美女,跟陆泽有偶尔几句交谈,但之后各忙各的,直到下飞机时,也没有说一句再见。

    据说英国人的祖先是德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所以德语和英语之间是有着紧密联系的,甚至连词汇都有一部分的共通,所以陆泽还是听不懂。

    他拨通了米奇给他发过来的电话号码,电话那边的男人不像机场遇到的那些德国人英语生硬,语言十分流利的告知他已经在机场门口等候。

    “我已经到机场门口了。”

    “陆先生,您是不是穿着蓝色的西装,拎着一款黑色的公文包?好的,我看见你了。”

    一位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带着小跑走过来与陆泽握手,随后递过来一辆车钥匙,并需要陆泽出示他的大使馆盖章翻译驾驶证,等手续全部办完,陆泽无语的看着男人离开,又看了看身边这辆灰色保时捷918,陷入沉默。

    半蹲着进了车厢,把主驾驶座调整到自己舒适的位置,猫着腰找了好一会,总算是把敞篷打开了,就这样,陆泽坐直身体的时候,他还是比车棚原本的位置高出一个天灵盖左右,轻点油门,这台顶级跑车便灵活的超过前方车辆,跟随导航的指示,进入高速公路。

    不限速的公路本身就相当过瘾,再加上一台性能极佳的跑车,这就是陆泽没有选择直接去市区酒店的原因,虽然吹的头皮有点凉,但听着引擎的轰鸣,以及百公里加速2.8秒,调整至赛道模式后猛踩油门所带来推背感,如此的驾驶乐趣让陆泽也不禁喜欢上了。

    年轻时在魔都,他羡慕那些深夜出现在街头的超跑,但如今他就算有这个闲钱,也不会考虑入手此类车型,首先他的身高就不适合,其次岁数也有点大了,开的嗷嗷快他有点受不了,心脏砰砰的跳,这种车好玩是肯定好玩,但过把瘾就行了。

    即便不限速,陆泽也只开了不到一百八十公里每小时,他又不是专业的赛车手,偶尔时速过次二百,就感觉前方视野小成了一团,心里不由的有点打鼓,而且油箱也遭不住,主动降下速度,在下一个高速路口离开。

    回到预定好的酒店时,已接近下午五点,路上有不少人对车拍照,让陆泽多少有些尴尬,首先车不是自己的,只是拿来过了把瘾,其次是他本身就很低调,在满足了驾驶的舒适度之后,车本身的品牌对他来说没什么吸引力,简单来说就是什么舒服开什么,反正只用于代步。

    下车之前先简单梳理了一下发型,也辛亏陆泽是背头,换个朝前梳的发型,估计脑瓜子直接就爆炸了,将车停好离开后,米奇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待,见陆泽过来,笑容灿烂的挥了挥手,却迎来了陆泽抛过来的钥匙。

    “赶紧把车还回去,下回再出这幺蛾子,我就直接打车来了。”

    “这不是让你过过瘾嘛,行,不愿意开就不开了,这玩意也不适合你开,对了,分镜弄的怎么样了?”

    “还行,挺顺利的,你弄了一半,我这一星期写了大概三分之一,时间太紧了,写不完,但思路是有,赶点工,再有个四五天也就完事了,等会我给你看看,走,先上楼吧。”

    “等会……”

    陆泽有点累了,想要上楼洗个澡换身衣服,却被米奇抓住了胳膊把他拦下,这让陆泽有些面色不善,上下打量着笑眯眯的米奇,开口询问。

    “干嘛?”

    “五点了,出去吃饭啊。”

    “我这刚到,怎么也得让我把行李放上去吧?”

    “扔前台让她们帮忙保管一下不就行了,走吧走吧,我还着急呢,约了人了。”

    “谁啊?”

    “卡米亚·基德曼·许古拉,银熊影后,我的女主角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