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暴雨来临的夜晚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暴雨来临的夜晚

    从克莱勒夫公司返程的路上,陆泽和米奇都有些沉默,伊莲娜看两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没敢说话,在后座一直摆弄着手机。

    陆泽也明白了,今早米奇所说的生意到底是什么,就是为了解决电影上映的问题,和克莱勒夫的老板索尔进行探讨,原本米奇觉得,按照他的名气,跟索尔谈一下分成合同,哪怕让出一部分利益,他也认了,毕竟这次是为了雪耻,而非盈利,只要这部片子火了,他不怕下部没钱赚。

    他现在和发行公司谈不上话,毕竟曾经年少轻狂跟发行商闹得也不是很愉快,他在圈中只有这么一个人脉关系,所以能帮他的人只有索尔。

    但不巧的是,克莱勒夫电影公司由于前几年没有出品好的电影,只能走录像带和网络市场,可录像带和网络市场的收益也不足以和拍摄成本持平,简单的说也就是亏本了,导致资金链条断裂,只能把拍摄成本一降再降,最终只能靠三级·片这类恶俗电影维持生计,最终丧失了在发行商和院线那点仅有的话语权。

    克莱勒夫已经三年没有一部电影登陆过电影院市场了,发行商和院线的大佬基本把索尔当成一个可怜虫,就算他搬出了米奇的名号,也不足以打动那些大佬,毕竟米奇上一部电影亏到了姥姥家,说白了,就是那些大佬不太相信曾经拍过烂片,现在还嗑上药了的导演,况且观众买不买单也是未知数。

    这帮资本家只愿意做稳赚不赔的事,与其给米奇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导演排片的场次,还不如把排片让给那些大火的电影,哪怕米奇真就雪了耻,这部电影大获成功了,他们也不后悔,反正他们的收入还是那些,而下部电影米奇还是会找他们。

    国外的市场真的只认钱不认人,不像国内那样,有时人情比钱还来的重要,好处是弄不出来像那种圈圈圈圈圈的导演作品都可以上线的事儿,坏处是有天分的导演和演员要比国内还难。

    所以米奇只能无奈接受现实,像当年那样,重新在录像带市场起步,跟索尔签订了合同,给不投资电影,只投资铺货和网络销售的索尔百分之四十五的分成,虽说这个分成颇高,但仅此一家,你爱分不分。

    陆泽虽然被搞的有些惆怅,但还是签订了跟米奇的合同,他也没得选择,既然来了,总不能走空吧?录像带市场虽然已经不复当年的辉煌,但现在是网络时代,走网络电影市场,还是有些搞头的。

    三人一路沉默着到家,合同都签了,肯定是要开始研究剧本的,伊莲娜也就跟着一块上了楼,可当米奇推开门的时候,却有些错愕的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黄种人老头。

    “爸,你来做什么?”

    “我?我来收回我的房子!看看你把房间弄成什么样子了!我真搞不懂你坐牢出来为什么还想着拍电影?”

    “停,你冷静一下情绪,我还带了朋友,伊莲娜你认识,这位是陆泽,从华夏过来的,你的同胞,是不是感觉很亲切?陆泽,你先带着伊莲娜回房间研究研究剧本,教教她怎么拍戏,待会再出来。”

    陆泽看着米奇他爹,老头挺有个性的,就算看到陆泽这个同胞也没有给好脸色,可能是因为现在英国也有不少华夏人,早就不是三五十年前那种见个黄种人就亲切的年代了,见他爹这样,陆泽也挺无奈的,接过米奇打印好的剧本,从里面抽出了三分之一拿在手上,带着伊莲娜进了客卧。

    这也是米奇定下的规矩,除了陆泽之外,其他人都不可能见到完整的剧本,只有给出去的剧本快拍完了,他才会给下一部分,这是一种对于剧本的保护,但也能从中看出米奇对于剧本的占有·欲。

    “OK,你没做过演员,所以我们首先要从基础的学起,你知道电影最基础的是什么吗……”

    “拍电影!你还想再拍到牢里去吗!你执着到愚蠢了米奇!我知道你有天分!但天分不能为你铺平一切道路,解决一切烦恼!”

    “咳咳……额,你必须记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去看镜头,哪怕你不小心摔倒、受伤、忘词、都不要去看镜头,这点你要时刻记住,导演不喊停,你就不能停下来。”

    门外还在传来争吵声,之前一直听说国外的家庭都支持和鼓励孩子的梦想,但现在看样子也不是那回事,别说老头是华人就怎么怎么样,在国外呆了四五十年,就算你不想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也会被环境所影响,在陆泽看来,这老头完全就是一黄皮白瓤的大土豆子。

    而伊莲娜看起来要比陆泽想象中更为认真,通常少女都怀揣着当大明星的梦,但梦只限于人前的光芒万丈,而非背后的辛勤付出,像国内明星人气很高,但出道几年,演技一直没有进步可能也跟这方面有所关系。

    但伊莲娜不一样,她貌似对演员这个职业非常感兴趣,陆泽这么多年也教过不少学生,但像她这般认真的还真是没有。

    知道今天陆泽这位影帝级别的实力派演员给她上课,笔记本上迅速而工整的记录陆泽所说的重点,就算跟不上也没关系,手机还开着录音,她准备今晚回去睡觉时再听几遍来巩固记忆。

    陆泽很喜欢这样的学生,估计任何一个老师都不会讨厌,所以他并不介意把自己的所有独门绝技倾囊相授,也不担心什么教了徒弟饿死师傅,毕竟陆泽的很多绝活,别人是学不来的,累死,你也学不来。

    “我们来做一个短暂的实战演练,只有一、二、三……十五句台词,并不绕嘴,给你五分钟记下来,然后我们对一下台词,你表演给我看,OK,那咱们开始……停,台词不是念诗,别捏住你的喉咙,像嗓子里卡了一大块痰一样,你知道有些年轻人为了让自己的嗓音更磁性,就故意把嗓音压的很低,对此你有什么感觉。”

    “我感觉……很幼稚,有些……搞笑。”

    “你现在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不要装腔作势,不要扭扭捏捏,在英国教学生体罚是犯法,但在华夏,师傅教徒弟可是随便打的,如果你不想我拿树枝抽你,就按我说的做,继续……停,不要去摸你的裤线,里面有钱吗?紧张时你的下意识动作就是这样,你最好把它扳过来,继续……”

    在伊莲娜眼里,陆泽绝对是一个严厉的老师,但看起来却有些懒散,此刻的他正窝在沙发里,嘴上叼着烟,低头玩手机,时不时的还往水瓶里弹弹烟灰,可就算是这样,他说出口的台词还是那么的情感充沛,像是他的身体中住着另外一个人似的。

    最可怕的是,即便他在低头玩手机,他却依然能指出自己的缺点,像是天灵盖上涨了眼睛似的,每次一说停,她的心里就一哆嗦,整个人就像考驾照一般紧张。

    陆泽现在也算是一心三用了,注意着伊莲娜的表演,手上的消消乐也没停下,还得偷听客厅中父子的争吵,这都半个小时了,两人还没吵完,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你现在拿出仅有的财产去拍戏?见鬼你是疯了吗?你可以做个作家!甚至你要是喜欢,你可以继续做编剧!作为父亲,我会支持你,但导演这份工作,对于你这种性格的人来说实在太危险了!你太容易得罪人了米奇!这次你被冤枉到坐了一年半的牢!下次你要是被人害死了呢?”

    “你现在阻止我才是想害死我!你的人生已经固定,你可以继续做你的设计师,等退休后还可以拿着补贴,收着房屋的租金,人生平淡惬意,但我呢?我才三十岁!凭什么三十岁的我要过着你六十岁时过的日子?这对我来说不是惬意!是拘束!”

    “我害死你?我是你的父亲,我会害死你?一句中文成语形容你,冥顽不灵!我不想再对你说什么了,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话,你走吧,或者交给我租金,一个月三千镑。”

    “多少?”

    “三千镑!住不起就滚蛋!滚出我的房子,带着跟你的朋友!从我家滚出去!我不再对你有一丝期望了,你们跟着他一起,滚的越远越好!”

    房门被老头拉开,他一脸愤怒的指着陆泽的鼻子,又指了指房门,意思非常的明显了,对此陆泽呆了呆,要是在华夏,就算和孩子产生多大分歧,父母为了孩子和自己的面子,都会对孩子的朋友十分友善,哪怕等孩子的朋友走后再吵个天翻地覆,也不能在孩子朋友面前表现出来。

    这种事情在陆泽真的很少遇到,一时间竟然有些发呆,但陆泽明白,现在要是跟这个黄皮白瓤的大土豆子怼一下,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陆泽只能对他摆摆手,起身拉起了自己的行李箱。

    “杰夫!现在是傍晚五点四十分!我们还没吃晚饭!天都快黑了!你赶我们走?好,我这就收拾行李离开,永远不回来了,永远不!”

    米奇也红了脸,爹都不叫了,直接叫大名,这就让大土豆子更生气了,直接把三人硬推出了房间,然后狠狠的关上了门,这么大的争吵声让公寓内很多家的住户都出来看了热闹,一时间还真的有点尴尬。

    “我真希望他能体会一下一瞬间失去所有的感觉,真的,如果他破产了,我看他还能不能像现在劝我这般豁达。”

    三人没有敲门,只是听着米奇一边抱怨,一边下楼,陆泽对此只有安慰,谁能傻逼到埋怨对方父母的地步?那不是脑子里灌水泥了么。

    但也真别说,这老头虽然已经是英国人的思维方式,但可能受他儿时接受的教育影响,对于子女的教育方式则更偏向于中式,就像小时候被爹妈揍,等有了孩子,多数的家长也会揍自己的孩子,不然觉得自己儿时太亏。

    直到三人下楼,准备开车离开时,楼上不断掉落着米奇的衣物,有不少衣服都砸在了车玻璃上,谁扔的……这不很明显吗?

    “我真快被他气疯了!你还觉得他只是严厉了一些,其实是为我着想,为我好吗?你瞧他干出来的事儿。”

    陆泽安慰的话也噎在了嘴里,最终只能耸耸肩膀回答:“或许是怕你没有衣服穿吧,虽然态度不是很好,但也是怕你买不起衣服,再被冻感冒了。”

    米奇从地上捡起衣服,随意抖落抖落,也不叠好,就这么揉成一团塞进车里,白了陆泽一眼,没有说话,开车走人。

    “我们现在只能提前去伊尔克鲁堡了,不然只能露宿街头,我可没钱住旅馆。”

    这时一直不发表感想的伊莲娜才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其实你们可以住我家。”

    “算了吧,要是德普那家伙知道我这个导演穷到只能住在演员的家里,估计会一拳把我昨晚吃的夜宵都打吐出来,你怎么决定的?跟着我们一块去伊尔克鲁堡,还是回家?”

    “我……还是回家吧,今晚有夜赛,估计会很忙,那就这样,我先回去吧自己的事情安排妥当,明天再去伊尔克鲁堡找你们,拜。”

    “明天来记得给我带两箱啤酒!也不知道天黑之前能不能到地方,真是他吗活见鬼。”

    等伊莲娜离开后,两人也驱车前往利目的地,要不怎么很多人都管利物浦叫利村呢,离开市中心后,眼前的一些都是农村景象,环境风景倒是不错,车里播放着英伦摇滚,陆泽一直看着车外发呆,这一路耗费的时光并没有他想象中那般的漫长。

    相比利物浦的郊区,伊尔克鲁堡不是像,而就是农村,总共只有不到两千人的村庄,很少有外人在晚间驱车过来,街边不多的行人见到车辆驶入,目光一直锁定着车辆。

    一直开到村尾的一处二层小楼,米奇把车停好,为陆泽介绍着这栋承载着他无数记忆的房子。

    “这是我外祖母的房子,小时候我曾经跟外祖母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估计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我喜欢写故事给我外祖母听,在她的夸奖下,我才走上了电影这条道路,不过自从我外祖母过世后,我就很少来了,只是偶尔会拿钱修缮一下,跟我进来吧。”

    拉开电闸通了电,房间的灯还能亮,只是由于上面的灰尘太多而显得暗淡,房间也没有太过于凌乱,家具上都铺着报纸,只是灰尘有些多而已。

    二楼有两个卧室,不过没有床褥,两个大男人也不嫌弃,准备擦擦床板,往上铺点衣服就凑合睡,只是刚收拾完后,却听到楼下院子里有人在喊。

    “谁在上面!下来!”

    “嘿克莱尔!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米奇?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的天,朱迪!快看看是谁!小米奇!他回来了。”

    不出陆泽意料,这个叫做克莱尔的男人是米奇曾经的邻居,关系一直很好,不过自从米奇成名后,就很见面了,克莱尔邀请了两人去他家吃饭,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的两人自然满口答应,不过本来想着就是去人家蹭顿饭,结果却成了好几十人的大聚会,热闹的不得了。

    饭桌聊天时,米奇也透露了回来就是为了拍戏,这帮人一直关注着伊尔克鲁堡走出去的大导演,也知道他现在落魄,所有人都拍着胸脯保证,只要有困难就来找他们。

    陆泽注意到了此刻米奇的笑容,是从他来吕华找自己后,露出的最真心、最灿烂的笑容,让陆泽也不知不觉的,回想起了属于自己的村子,那里的村民,也如他们这般热心,真诚。

    一直闹到晚上十一点多,众人才各自散去,两人也回到了老房子准备洗漱休息,此刻的米奇正像个喋喋不休的老头,为陆泽讲述着房间里所有物品的来历,直到酒意上头,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直到……

    “轰隆!”

    闪电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内,把已经因为接到戏而听课,正昏昏欲睡的陆泽惊醒,坐起身看向窗外,耳中已经能听到稀稀落落的雨声,想了想,似乎有什么事儿没想起来,突然!

    “我草!道具!”

    “我草!道具!”

    两间屋内同时同步的喊出了同样意思的两种语言,房门同时打开,两人朝楼下冲去,雨势越来越大,两人甚至还光着脚,赶紧把猛禽上的遮阳布掀开,搬着一件一件被他们从克莱勒夫拉回过来的拍摄道具。

    这可能是两人这么多年的娱乐圈生涯中,第一次这么关心这些廉价的道具,用身体尽可能的挡住原本应该滴落在道具上的雨,甚至连脚被划伤都没有注意,因为两人都知道,小件还好,大件一旦被泡坏了,那剧组的整个资金链条就断了,现在的《效应》剧组经不起一点的风吹雨打。

    等到所有的物品都搬进屋内,两人湿的跟落汤鸡似的,坐在地上剧烈的呼吸,这里的道具有不少沉东西,这样迅速的搬运,对一个放弃运动很久,和一个压根就不爱运动的男人来说,身体着实有些扛不住。

    “说……说实在的,自打我成名之后……我就再……再也没珍惜过道具……这次可真是吓坏我了,妈的,几百镑的东西,原来我压根就不当回事。”

    “我……我也是……”

    “洗个澡吧,然后睡觉,但愿明天可千万别感冒了。”

    洗完澡后,两人回到房间,陆泽躺下,倾听着雨点敲打窗户的声音,以往陆泽很喜欢听雨声,不大一会就会困,但今天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惦记着事儿,最终还是忍不住起床,悄悄的下楼,却发现……桌上的烛台被点燃,在昏暗的房间,米奇就坐在沙发上,目光一直注视着这不过几百镑的电影道具。

    听到脚步声,两人相视一笑,陆泽披着从克莱尔家借来的被子,坐在米奇身边,分给米奇一根烟,接着烛台的火苗点燃。

    可能几年前的两人怎么都不会想到,曾经自己毫不在意的东西,如今却如同救命稻草,在这个暴雨来临的夜晚,让两人怕到根本睡不着觉。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