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喜讯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喜讯

    “爸,咱们往这边走,你也别太担心,按时吃药没事的,但是以后可不能晚上睡觉之前喝饮料了,你这身子骨没法运动,就得控制饮食了,你看给我和我妈吓的。”

    下了电梯,给一位坐轮椅、穿着病号服的老人让了路,陆泽和母亲搀扶着父亲走到医院停车场,扶陆卫国坐好,自己则上了驾驶座系好安全带,调整了一下后视镜,嘴里仍然不断念叨着啰嗦的话语。

    陆卫国沉默的望着窗外,没有反驳,想点燃一根烟,却想起这不是儿子的车,又默默的把香烟塞回口袋。

    快六十岁的年纪,也到了儿子训老子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听着就好,对于儿子的关心,再摆老子的谱,已经不合适了。

    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体检,自打陆泽有点钱后,老两口每半年都会检查一次,李玉梅的身体很健康,只是岁数大了,难免会有些微量元素不足,回家买点营养品吃就好。

    陆卫国身体器官检查也都不错,但由于双腿有些问题,没有办法运动,再加上老陆家现在伙食好了,人难免会发胖,人一发胖,岁数还大,各种老年病就找上门来了,最要命的是陆卫国还有半夜起来喝点饮料的习惯。

    血压高、血脂高、但还在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就是这个血糖,经过复查后已经确定是糖尿病了。

    万幸的是,空腹的血糖参考值虽然还在糖尿病的范围之内,但并不算太高,属于初期阶段,以现在的医疗水平来说,其实算不上大病,只要按时吃药,将血糖控制好,基本不会影响人的寿命。

    不过这也把陆泽吓的够呛,之前对于父亲比较喜欢甜食这点没有过多注意,现在必须要严格控制了。

    现在陆泽很庆幸当初自己攒了点钱就把村子的路给修好了,不然高佩玲的车还真不好走,如果还是那种土路,一不小心就会磕漏底盘。

    在村中老人的注视下,小轿车缓缓驶入院内,李玉梅先下车打开房门,陆泽扶着父亲跟在身后,进屋的第一时间,这爷俩都是一个动作,右手伸兜里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上一颗。

    见父亲安静的看起电视,陆泽拿起塑料袋打开冰箱把里面的饮料都装进袋子中,唯独桌面上留了一把糖,以备父亲服药后血糖过低时补充糖分。

    出了院子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转身的那一刻,陆泽忽然不想现在就回家,向家中张望一眼,走到院子围墙旁,蹲在墙根下,安静的抽完了这支烟。

    “叮铃铃......叮铃铃......”

    “佩玲。”

    “泽哥,叔叔阿姨的身体没有大碍吧?我这......今天招生,实在是忙,没办法过去,替我跟叔叔阿姨道个歉,等暑假前这批招生忙完了,我就过去看望叔叔阿姨。”

    在教育中心的她,微笑着跟前来报名的家长点点头,推开玻璃门,走入自己的办公室,瞬间表情变的有些为难,坐在椅子上,耳朵上贴着电话,右手却胡乱的划着办公桌上的鼠标,眼睛也跟随着鼠标不断移动。

    你说她胆小,其实也没错,即便她知道陆泽的母亲很喜欢她,但她还是有些打怵,这跟年龄无关,却跟双方受教育程度,以及欣赏水平有关。

    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去跟男友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父母交流,想想那幅画面,估计她除了尴尬的附和之外,也没什么能说的,总不能谈论鸡鸭鹅狗猪怎么喂,预计今年庄稼收成怎么样吧?她虽然也是农村户口,但从小养尊处优的,这玩意她也不会啊。

    但你说陆泽的父亲体检出了点状况,她都没去看看,这事办的也不对,毕竟双方家长都知道两人在相处,按道理来说,她理应陪同陆泽前往医院,即便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在身边嘘寒问暖,起码也能给陆泽父母留个好印象。

    这一上午的时间,她都过的很煎熬,虽然陆泽理解她的想法,并给予了相当大的包容,但这件事她就是心里过意不去。

    陆泽懂她的心情,以陆泽的设想,高佩玲和李玉梅也确实不会有什么话题,谈生活,两个家庭的生活环境完全不同。

    谈工作,李玉梅连教育机构是什么都不清楚,能聊出什么花儿来?总不能上来就问,你一个学生一节课收多少钱吧?李玉梅虽然没念过几年书,但脑子还没有泡。

    就连陆泽和母亲聊天,也都是围绕着那些家长里短,什么今年玉米多少钱一公斤,今天赶集猪肉又贵又不新鲜这种话题,母子之间话题都有代沟,更别说是别人家富贵人家的姑娘了,所以这时候,陆泽只能出言安慰。

    “没关系,你工作要紧,我跟我爸妈说了,你这段时间挺忙的,他们都很理解,创业总是辛苦的,这很正常,以后时间还长,你别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千言万语说不出,只得化作哽咽,眼也微红,倒不是委屈,也并非出于对陆泽包容的感动,只是一股心气堵了心口,不掉两滴眼泪,像是丢了女人天生的权利似的。

    女人嘛,情绪哪能划分的那么干脆利落。

    比起从前,她仍是独·立的,也依旧是恋家的,但现在,原本就不怎么相融的性格特点在遇见陆泽后,又继续逐渐产生了偏移,简单点的来说,爱情这玩意还真尼玛的上头。

    挂了电话,右手胡乱滑动的鼠标也停下,她长叹一口气,从抽屉中拿出了一本叫做《中老年养生大全》的书籍,下一次的相遇,一定会是一个美丽的结果。

    .......

    “怎么才进来?”

    “佩玲给我打了个电话,在外面聊了一会,她让我替她跟你们说声对不起,没陪你们去医院,挺过意不去的。”

    倒了杯凉白开,坐在父亲身边,电视中播放着抗战电视剧,在国家管制之后,现在的抗战剧倒也称得上尊重历史,不像陆泽在横店时拍的抗战片那样,曰本兵那么厉害,八年都没被武林高手打成团灭,甭管剧情好坏,起码能入人眼。

    李玉梅拿着锅铲,脸上的笑容止不住,她对高家姑娘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她也不是贪图高家的家产,想着陆泽跟她结婚,老高家的钱就归陆泽了怎么怎么样,单说高佩玲自己创业,就值得李玉梅高看她好几眼。

    “这话说的,你跟她说,有什么过意不去的,等有空了,再过来坐坐,阿姨给她做好吃的,你问问她爱吃什么。”

    “还犯得着我在你俩之间来回递话吗?电话给你,你跟她说就行了呗。”

    “嘿,大泽你赶紧把手机给我。”

    李玉梅赶紧夺过手机,见陆泽没有打过去,心里也松了口气,其实她也胆小,高佩玲怕跟她没话题,她又何尝不怕?这种留过洋的女海归当她儿媳妇,她心里也紧张着呢,在她眼里,留学还是一件挺高大上的事儿。

    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很快,李玉梅就把饭菜端上了桌,自打今天医生叮嘱完饮食后,餐桌上的菜肴自然变的有些寡淡,看得出来,陆卫国吃的挺没滋没味的,陆泽看着父亲吃饭,要说心里不难受是假的,但话说不出口,只能看着父亲慢慢把米饭送入嘴中。

    饭后,帮母亲收拾完饭桌,陆泽也该离开了,晚上才是卖酒的高峰期,全指着这段时间挣钱呢,现在不比以往了,不能隔三差五就不营业。

    在母亲的叮嘱下,陆泽拎着一篮子自家老母鸡下的土鸡蛋上了车,陆卫国站在客厅窗口注视着陆泽,见车子缓缓离开,才坐下倒了一杯茶,盯着飘散在空中的雾气出神。

    ......

    回去的路上,找个洗车行把车洗了,去加油站把油加满,停在酒馆门口,开启卷帘门的瞬间,陆泽就看见瘸子无精打采的躺在吧台上,见到门开后,才猛的支棱起来。

    其实开酒馆还是很安逸的,接了外卖一单后,自己做了顿晚餐,刚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就有客人进了屋,跟陆泽打声招呼后,就自己去冰箱里扒拉自己喜欢的酒喝。

    喜欢聊天的,陆泽陪着聊会,安静的客人或是跟着陆泽一块看电视,要么就坐在角落里自己打着游戏,等到坐够了,起身让陆泽看一眼,扫码给钱后离开。

    陆泽这里成了很多年轻男女的消遣之地,其实比起酒吧或者是清吧来说,陆泽这里是比较无聊的,但奇怪的是,这里就是有安心的味道,跟小伙伴们吃着零嘴、喝着啤酒,打打桌游,或者吹吹牛逼,听陆泽讲讲这些年的见闻,和一些有趣的故事,时间刷的一下就过去了。

    大家对于陆泽的称呼,也从刚开始比较拘谨的陆泽,陆老板,变成了如今的陆哥,在欢声笑语中,迎接每晚十点的打烊,然后依依不舍的相互告别,约好明天再来这里见面。

    “陆哥,走了啊,明儿见!”

    “走啦走啦,我有点喝多了,我就说粉象我喝不了,转向了,拜拜陆哥,明天见了。”

    向客人挥手告别,放下卷帘门,指缝夹住酒杯来到吧台后的水池前,将酒杯洗干净,整齐的放好,刚擦了擦湿润的双手,吧台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电话那边隔了安静了一会,隔了几秒,才回了陆泽的话。

    “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生活挺安逸的,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喜事儿吗庄哥?”

    “我要结婚了,给我当个伴郎?”

    陆泽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也不去想会遇见谁,在庄羽看不见的地方,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