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研讨会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研讨会

    “嘿,起来了!开门开门,你干什么呢你!吓我一跳,你大老爷们大清早起来敷面膜?你有病啊你!”

    得益于陆泽的老年人作息,早上六点多陆泽醒了之后,去叫隔壁的宋归远起床,一打开门就被吓了个哆嗦。

    你要是晚上敷也就算了,做这行,有几个不做保养的?但是你大清早起来脸上弄的白不刺啦的干什么玩意?

    “养生,养生懂吗?昨晚没睡好,今早不知道怎么就黑眼圈特别重,不得赶紧挽救一下吗?哎~别傻站着,把我行李箱的爽肤水递给我。”

    “这个?今儿又不上镜,你这么收拾犯得上吗?要我说,不上镜就今晚早点睡觉,明儿一早,肯定比你现在敷面膜效果来的强。”

    宋归远把面膜摘下扔进垃圾桶,刚拿起刮胡刀,听到陆泽这话,纳闷的靠在卫生间的房门上说了一句。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越长越糙了,护肤这事儿你临时抱佛脚能管用吗?必须得持之以恒,知道伐?不是,你自己不自觉,你助理没提醒过你?”

    “没啊,我拍完戏回家就没人管我了,有火吗?我打火机昨晚吃饭好像被人拿走了,不用你了,找到了,不是......这不就是我的火机吗?”

    把双脚搭在茶几上,点上了一根烟,陆泽把头望向窗外,今天的天气还不错,这几年帝都的环保做的不错,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空气质量差的时候,天湛蓝湛蓝的,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五分钟后,宋归远收拾完自己的行头,两人去了楼下餐厅简单的吃了顿早饭,两大老爷们吃饭速度都很快,六点五十五出了酒店,就是找自行车花了很长时间,随后两人骑车在车辆中穿行,十分钟后到达锦绣传媒。

    进了昨天安排好的小型排练室,接了一杯热水把菊花和枸杞泡上,陆泽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屋子里温习剧本,时不时闭上眼睛,配合着肢体动作,朗读着剧本。

    陆泽属于那种记性特别好的人,不然上高中那会也不可能次次考试都是文科前三,虽说人到二十五岁之后,记忆力会开始衰退,但至今陆泽也没有什么感觉。

    从拿到剧本到现在,他已经可以背下完整的台词了,只要有人能供上对话,他基本不用回忆,张嘴就能接上下一句。

    并且陆泽从未感觉过自己的情绪如此的饱满,饱满的快要溢出来,哪怕只是一句台词,他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有种要流泪的冲动,甚至需要他特意的控制语言和动作,避免用力过猛,导致失去水准。

    这和林钦不一样,陆泽虽然理解那种绝望,也极具代入感,但给陆泽代入感的只有这个病,而非林钦还有故事背景。

    但这个剧本不一样,王健本人,背景故事,都太贴合了系统课程中的陆泽,仿佛像是要把课程重现了一样......不,还是有些不同。

    陆泽知道这种情绪是谁惹出来的祸,但并没有去阻止,因为这种情绪确实是对拍戏有很大的帮助,而且处于可控的状态,对陆泽本身造成不了什么危险。

    拧开水杯,轻轻吹了吹菊花茶水,抿了一口,还是很烫嘴,只能罢休,拧上盖子,拎着水杯出了门,在大排练室集合,因为现在八点了。

    跟到场的前辈打了个招呼,昨晚的聚餐还是很有用处的,起码互相熟悉了很多的,相处起来也会更轻松一些。

    唐仁轩坐在椅子上,陆泽伸出食指在他下巴上挑了一下,这孩子不知道发什么呆呢,下巴跟上牙堂撞了车,发出哒的一声响,看向陆泽,一脸的不知所措,换来的是陆泽在他的脑袋上抚摸了一下。

    三位导演也准时的进了排练室,跟在他们后面的,还有当时面试的其他一位面试官,现在陆泽已经知道他是干嘛的了,他叫王文礼,是本剧的编剧。

    “好了,现在大家伙儿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先是......老葛和秋月,你们两个先来,其他人找茬啊,先说好,被挑毛病最多的人今晚请客吃饭,我知道有一家佛跳墙特别好吃,我自己能吃三盅,一顿饭少两万下不来,为了不割肉,就都认真点。”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话,被叫到的葛云铮和张秋月也打趣了一句何瑞宽不怕吃的鼻子呲血,起身把剧本放在椅子上,两人走到大家面前,开始了第一段的表演。

    陆泽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表演,渐渐的,他的兴趣也别调动了起来,甚至有些技痒的感觉,恨不得自己下场跟两人切磋两把。

    张秋月跟陆泽同样是二级演员,而葛云铮是一级演员,二级演员的演技比不上一级演员,这很正常,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毕竟几级演员的评定标准除了资质之外,确实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要求,那就是年纪。

    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但国内的大部分圈子还是带着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态度,年纪轻的就算表演技术有多高超,也基本不会得到这种演员中最高级别的肯定,这也是陆泽为什么没评上一级演员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东西就跟打怪升级似的,时间就是经验,你吃的经验越多,年纪就越大,等经验值满了,自然而然就升级了。

    可这帮满级的玩家虽然年纪大,但你不得不承认,确实是猛啊,有着丰富的表演经验,并且专业文化底蕴深厚。

    张秋月先放在一边不谈,就说说葛云铮,刚说开始,立刻就入了戏,眼皮稍微往下耷拉一点,气质立马就发生了变化,本身说话的节奏也被改变,让人对他表演的角色第一印象就是窝囊。

    相当干脆利落,直插人物中心性格、行里人就算不认识他,也能一眼就看出来,确实是高手中的高手。

    当两人表演结束,就到了大家找茬的时间,葛云铮真的没什么好挑刺的,虽然不是真的拍摄,也十分认真的当做拍摄来演,看不出来什么缺点。

    而张秋月其实有一个不是很明显的失误,可能是因为台词还不是非常熟悉的原因,有一段话的张力不够,应该是有一个短暂的忘词导致的,虽然她迅速的把台词连接起来了,听起来没有停顿,但是力度就卸掉了。

    这在外行人耳朵里,根本听不出来,甚至演技一般的行里人都挑不出来毛病,但在座的这些人,哪个不精于此技?等到挑刺的时候都冲着张秋月笑了,让她自己把错误给炸了出来,主动的承认了错误。

    “好了,下两位,嗯......陆泽还有小仁轩,小仁轩昨晚有没有看剧本啊?”

    唐仁轩长的可爱,性格还乖,不像同龄的小孩那么淘气,换谁能讨厌这么个孩子?就连何瑞宽对他说话都放轻了很多。

    唐妈把孩子轻轻放在地上,小仁轩对着何瑞宽点点头,才乖乖的走到大家面前,并没有紧张,让大伙都暗自点了点头,这孩子乖巧,但一点不胆小,就是不知道演戏有没有天分,要是演戏还有灵性,那就是顶好的苗子,不走错路,能成大器。

    “做好准备,开始!”

    调动情绪,直接入戏对陆泽来说简直是小儿科,并且把心里的那股子情绪放开了,瞬间一股难受的劲儿就往天灵盖上顶,比芥末还呛人,陆泽的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血丝,反射出晶莹的光,并且身体也做出了调整,变成了小儿麻痹的样子。

    就这一点,让在座所有人都挑了眉毛,他们都被陆泽入戏的速度给惊到了,你说五秒哭,在场所有人都能做到,三秒哭估计也没多大问题,但是一秒哭你试试?

    而且身体姿态的变化也非常的快,上一秒陆泽还是正常的样子,眨一下眼睛,再睁开眼睛,他就变的扭曲了,这要比葛云铮的秒入戏要难的多。

    呼吸逐渐变的粗重,眼泪陆泽努力控制不再多流,要不然就要淌出来了,现在眼泪半满不满的状态,在眼睛里打圈刚刚好,流出来就过猛了。

    张开嘴唇,唾液发黏,在上下嘴唇中拉出一条线,突然陆泽迈开大步,用扭曲的步伐冲到唐仁轩身前。

    小仁轩似乎被吓到了,他还没入戏呢,陆泽就冲了过来,一时间有些发蒙,明显的跳戏了,但你不能怪他,毕竟孩子才这么大点,就算再有天分,也不可能跟上陆泽得节奏,不然就不是天才,是他娘的怪物了,要怪只能怪陆泽开状态开的太快,根本不给小仁轩反应的时间,到小仁轩面前单膝跪地。

    “啊......”

    悲伤和激动到极点的时候,人反而说不出来话,陆泽只是半张着嘴,仔细又快速的上下打量小仁轩,这时候水闸打开,在眼睛里憋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而且低落的速度非常的快,顺着脸上的泪痕,仿佛上了高速列车,滴答滴答掉在地上。

    嘴角的控制陆泽依旧没有忘记,一抹口水从嘴角流出,催泪的感觉直接顶在了所有人的心口,特别堵得慌

    “喜儿(儿化音),喜儿,我是你爸呀......认不认识我?咱回家,回家......你这坏娃,我还以为你死了......”

    陆泽双手放在小仁轩的小脸蛋上,让他正视着自己,随后右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只是鼻涕总会伴随着眼泪流出来,也被陆泽用手背擦拭掉,看起来有点脏,但是这种放在喜剧里或许是个低俗笑点的一幕,现在看来却格外的悲伤。

    小仁轩仍然傻傻的看着陆泽,导致陆泽接不上词儿了,只能再次督促了一句。

    “你说话呀,我是你爸,你说说话......”

    再次督促依然没有效果,接着唐仁轩的笑脸皱到了一块,小嘴一抿,眼泪也掉了下来,陆泽演的太有张力,把他也给带哭了......

    “哇!!!”

    这眼泪掉的速度不比陆泽滴的慢,陆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这回导演不喊停,他也演不下去了,只能单膝跪地,抱着孩子安慰。

    “不哭咯,不哭咯,叔叔给你道歉好不好,不哭不哭......”

    小仁轩两只小胳膊搂着陆泽的脖子,哭的那叫一个凶,没办法,陆泽只好把目光望向唐妈,看看她有什么解决办法。

    却正好看到了宋归远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很明显是给陆泽猛的不像人的表演点赞,不过也只换来了陆泽的一个白眼。

    “这王八羔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全球影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